于泽宇,苟明睿

把车钥匙放到管家手上,苟明睿整理了几下衣领,低声询问:“泽宇哥已经睡了吗? ” 管家摇摇头,回道:“夫人说什么都要等您回来,现在还在二楼客厅里坐着。”

苟明睿点点头,嘱咐管家今晚不用上二楼后抬脚大步向屋内走去。二楼没开灯,只有电视仍泛着蓝光。应该是电影已经放完自动暂停了,停在简介页面上没有下一步指令。

于泽宇侧靠着睡在沙发上,黑色丝绸睡衣贴身勾勒着少年人纤细的身躯,无意吹干的头发还留着点水汽,白净的脸庞在暗光的照映下显得柔软温顺。

苟明睿走近客厅沙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顿在原地,脸颊微微发烫。他一直知道爱人很好看,是超脱性别的纯净的美感。他也在早晨醒来时借着透过窗帘的阳光细细观察过枕边人的样貌,与此时又是不同的漂亮乖巧。

反正今晚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时间很多。苟明睿走近沙发蹲下来注视着熟睡的于泽宇,先抱住他的脖子用头发蹭蹭爱人的脸——这是他回家必须要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比靠在于泽宇怀里撒娇更能缓解压力。于泽宇轻哼了一声,闻到熟悉的香味后下意识抬起手揉了揉苟明睿的头发,低头亲了一口怀里人的发旋,又放松下来睡了过去。

苟明睿抬起头来,眼里盛满要溢出来的爱意,起身单膝跪在沙发上吻住了于泽宇的唇。他记起来之前谈恋爱的时候他心急吻得毫无章法,一吻过后于泽宇常常捏着苟明睿的脸脸指着自己发红的嘴唇问你是不是小狗,这时苟明睿又发动撒娇大法扑到人身上黏黏糊糊说嗯嗯我就是泽宇哥唯一小狗。

他俩其实都喜欢以最真诚的方式表达对对方最热烈的爱意,而且可以说于泽宇更喜欢这样做。苟明睿不会让他伤心,所以他可以完完全全包容苟明睿的一切举动,这样的信心源于他们俩毫无保留的信任。

苟明睿从嘴唇一直吻到于泽宇的脖颈,眯着眼看清对方身上上一次他留下来的红印从脖颈蔓延到白嫩的胸口,最后隐匿进纯黑的丝绸布料里。他神色一暗,感觉脑子里的最后一根弦“喘”地一声断的彻底。

阅读全文

作者: 玟玟白baekhaelix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2-5-17 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