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了,苟明睿顺着人流走着教学楼,只是轻轻一瞥就看到了在树下低头看手机的于泽宇。只是惊讶了一下,苟明睿就回过神来,悄悄绕到人身后,准备送对方一个“惊喜”。

只是树下的恋人意外的敏锐了一次,还没等他碰到对方便笑着回了头:“抓到了。” 尽管没吓到人苟明睿也依旧兴致勃勃:“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自习的有点累看时间也差不多就来这边等了。”于泽宇收起刚刚用来偷拍某只偷偷摸摸的小苟的手机,“去吃东西吗?”

“行啊。”一向吃饭很积极地苟明睿立马响应,“吃日料吧。”于泽宇看了眼某个“夹带私货”的人:“可是我今天突然吃火锅。” 空气安静了三秒,两个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同时笑了起来,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于泽宇,苟明睿

“行吧。”苟明睿的声音因为憋着笑还有些抖,“那就去吃麻辣香锅。” “你请我。”于泽宇很“爽快”地同意了。栽满梧桐树的小道里是少年肆意的笑声。

“你比我大你好意思吗?”

“苟哥你就请这一次嘛。”

“你这合适吗?”

“我觉得挺合适的啊。”

假期的第一天便是暴雨。一阵一阵的雷声响起,吵得人有些心烦。本来还在自习的于泽宇停下笔,皱着眉头看着窗外阴沉的天发呆。说实话他一直不太喜欢这样的天气,有些过分沉闷,让人的心里都像是压上了什么东西。但是身边有苟明睿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苟明睿会高声唱着“暴风雨来临,电闪乂雷鸣”满屋子乱蹦跳,会放肆地拨着吉他弦冲淡轰鸣的雷声。苟明睿会让自己的心情放晴。想到这里于泽宇的心里突然愉悦起来。他的眼光真的很好,喜欢上了一个明朗的人。在于泽宇还在神游的时候,一双手环了上来,将还在发呆的人圈进怀里。

“苟明睿你干嘛啊?”于泽宇这次倒是被吓到了,但也还是带着一丝纵容的笑。“我叫你好儿声了你没应。”苟明睿把下巴靠在恋人的肩膀上,语气还挺委屈的。于泽宇无端想起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被主人忘在一边的小狗,和现在的苟明睿简直一模一样。

“怎么还委屈上了。”于泽宇拍了拍人的头,“还要我给你点补偿啊?”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苟明睿倒是听进去了。

“你要是执意要给我也不是不能接受。” “滚吧你。”于泽宇笑骂了一句,“明天请你吃东西怎么样?”

苟明睿不屑的哼了声:“就这?” “那你要干嘛?” 苟明睿也没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于泽宇这才反应过来这混账玩意就是吃饱了撑的来找茬的。“这大白天的你……”

还没等于泽宇说完,一个吻便落了下来,在于泽宇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

“不是……”

又一下,大有于泽宇不同意就一直亲下去的意思。“你这人真的。”一连被亲了几下,于泽宇也有些心痒痒,“哪学的?” 苟明睿只是笑:“自学成才。” 他轻轻俯下身,凑近了自己的恋人,只是由轻啄变成了绵长的吻。

今天苟明睿意外地醒的早。

一睁眼就看到本来睡在自己身边的恋人已经滚到了床边,苟明睿伸手捞了一把,却被还在迷糊的于泽宇一把握住手腕:

“你别闹我。”

“?”苟明睿轻轻晃了晃被握住的手腕,“你讲点道理好吗?”

话是嗔怪的,但说话的人却在笑。“我呢比较大度,不跟懒虫计较。”苟明睿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没被剥夺自由的那只手已经拿起手机拍下了某只睡着了还在“又当又立”的小鱼。

就着被握住手腕的姿势,苟明睿翻起了自己的手机相册——在一个上了锁的相册里,都是在自己身旁睡得正香的那个人。他觉得自己像个收集游戏的玩家,笑着的,哭着的,欣喜的,难过的,只要是于泽宇,他就都想收藏起来。

握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松开了。苟明睿回了神刚想回头看看,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又凑了上来:“你在看什么啊笑得那么开心?” 是刚睡醒的于泽宇。

“猪猪”苟明睿憋着笑,把人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揉成了鸡窝,“起床了哥。”

作者: 开心果的麻辣香锅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1-11-14 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