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听到苟明睿叫自己哥哥时,于泽宇是有些惊慌和欣喜的,过于复杂的情绪累积,让他脱口而出:“…你有毛病吧?”说完之后又后悔,害怕小孩误会。但是当他知道苟明睿不仅喊了他,也喊了任书漾哥哥,所以才打消了自己心中的多疑。

于泽宇,苟明睿

说实话,苟明睿也觉得很无措,和自己只剩捅破窗户纸就能进入恋爱期的哥哥,突然就因为自己说了一句我爱你就不理自己了。苟苟委屈,苟苟想要挽回,苟苟想要甜甜的恋爱!

于是我们聪明的小苟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管付出多不代价,不管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哄回哥哥。

外务,苏州之旅

因为早就在北京做游戏分好了房,苟明睿如愿和哥哥睡到了一张大床房。入住的民宿古色古香,亭台楼榭处处透露着苏州园林的元素,他们入住的大床房也形似古代厢房,典雅古朴,仿佛处身另一个朝代。

灯光明亮,于泽宇早已先行洗漱完毕,躺在绣有华丽刺绣的织锦被窝里,兴致缺缺的滑动着手机。苟明睿见状,意有所指道:“泽宇哥,我去洗澡咯。”于泽宇压下心中异样:”……去吧。”

其实于泽宇觉得这个房间设置的有些问题,出道这么多年,飞过世界那么多地方,住过那么多酒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浴室面对着床而设置,并且仅仅用一张薄薄的竹帘虚掩着充当门。特别是浴室里的灯光亮得晃眼,一照那薄薄的帘子就仿若无物,里面的人影清晰可见,他甚至可以看到苟明睿从肩脊到臀腿那凹凸起伏的曲线。

于泽宇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一下,强迫自己低下头,再把注意力转移到手机上。无意识滑动着手机,分明一副被浴室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夺去了所有心神的样子。

半晌,苟明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于泽宇忍不住抬头一看。……苟明睿你特么穿的是什么?!

他身上穿着的,正是上次去杜莎夫人蜡像馆所穿过的月白色长袍。与之不同的是,现在他前面的盘扣一丝不合,白皙脖颈和精致锁骨一览无余。更离谱的是,这么华丽的衣袍,他居然在下摆剌出一道长长的口子,从脚腕一直延伸到大腿,两条匀称修长的腿在步履交叠中若隐若现,十分诱人。因为刚沐浴过,他脸上还有被蒸出来的红晕,眼睛仿佛也氤氤着水汽,嘴唇红润得像是欲滴的樱桃,整个人看起来那叫一个乖巧,好像就算有人对他施暴,也会温温柔柔承受所有恶意,让人非常想欺负。

至少于泽宇是这么觉得的,苟明睿向他越靠越近,在靠近床沿时被他抓住手腕,狠狠向下一拉,措不及防就整个人陷入了柔软床铺。于泽宇欺身而上,一只腿强硬的插进他的双膝之中,俯下身子,意有所指道:“苟苟,你这是要做什么?”

近距离被漂亮哥哥美颜暴击的苟明睿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上挑的狐狸眼正专注的盯着他,乌黑发亮的瞳仁透出几分灼热,清晰地倒映着他的脸。苟明睿强忍心中羞意,认真地说:“我、我在哄你。”闻言,于泽宇轻笑出声:“你要怎么哄我啊,宝贝?”苟明睿咬了咬自己艳红的唇:“你先起来嘛……”于泽宇从善如流地从他身上翻身,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撑在脑后,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苟明睿也并没有让他失望,凭借着直男苟天生带着的莽劲儿,干净利落地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少年美好的酮体完完全全暴露在了于泽宇眼中,因为经常运动,整个身体覆盖了一层漂亮黝黑的肌肉,常年隐藏在衣物下的肌肤就像淡巧克力色,可能是因为刚刚成年,甚至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稚气,很纯洁很诱人。而于泽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因为长时间被妈妈带的原因,经常穿女生的咖啡色短丝袜,为自己增添了不少的秀气。

于泽宇只觉得自己下腹涨的有些发疼,但却只能无奈开口:苟苟,你真打算今天那个?”

苟明睿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对啊。”

于泽宇一时被噎住:“弟,这里没有准备,你会受伤的,而且我们明天还有表演呢,你真的……”可以吗?指尖已经游移到哥哥腹肌的苟明睿闻言一顿:“那怎么办嘛?”于泽宇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往双腿间带,诱哄道:“用手帮帮哥哥。”苟明睿顺从地握住硬物开始抚慰,不出几下那顶部渗出晶亮的液体,他只觉得手下的触感越发滑腻。他小声的嘀咕:“哥哥这里是粉色的……”

于泽宇:“……这说明我干净。”

苟明睿认同地点了点头:“嗯。”

他甚至能感觉到哥哥的东西兴奋得不由自主在跳动,像有生命一样。哥哥脸上染上薄红,眼睛半眯着,眸中泛起潋滟水光,随着他手里的动作口中时不时泄出暧昧的呻吟。苟明睿鬼使神差的跪在哥哥双腿之间,压低了上半身。“嘶……”突然被湿润温暖包裹的于泽宇倒吸了一口冷气,用手完全不能比拟的酥麻感让他又胀大了一圈,伸出手爱怜的揉了揉自己腿间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带着一份担心愧疚和九分心满意足享受起了宝贝弟弟的服务。

口中咸腥的味道的确让苟明睿有些不适应,但一想到是哥哥的,便好像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想着要让哥哥更加舒服,他放松喉咙,让哥哥能进的更深。苟明睿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声乐老师夸他,舞蹈老师夸他,篮球教练夸他,就连现在于泽宇也想夸夸他。刚开始还有些青涩不熟练,但马上就掌握了如何让哥哥更舒服的技巧,轻轻吸吮着,同时舌头灵活地舔弄着;舌尖还时不时与冒水的小孔来个亲密接触,把于朝舔的直哼哼。拿听着哥哥撩人的喘息,苟明睿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也缓缓站了起来。

终于,随着一声低哑色气的吟叫,白色浊液溅出。没来得及离开的苟明睿便被射了满脸,清隽正气的脸上霎时被搞得斑驳,艳丽的唇边也沾染着星星点点的白色,眼神透着几丝茫然,看起来又纯真又Yin荡。

然而此刻于泽宇比他更茫然,过于舒爽的感觉似乎让他登上了天堂,脑袋有些放空,被逼出了晶莹的生理盐水,本就精致到有些妖异的脸更加媚气。苟明睿一抬头便被蛊住了,下身硬的发疼。

他带着刚刚被摩擦过微哑的嗓音和浓重的哭腔抱怨:“哥哥,我好疼。”于泽宇回过神,看着他憋红的小兄弟,带着歉意温柔道:“哥哥也帮你用口?”苟明睿赶紧爬过去,从后面环抱住赢,胸膛贴后舒腿贴着腿,灼热挤进哥哥柔嫩的大腿根,撒娇道:“不要!我要用腿,哥哥让我用腿嘛。”

刚刚得到满足的于泽宇现在好说话的很,想着宝贝弟弟辛苦这么久,用个腿怎么了,又不进去那地方,便宠溺的说:“好,真拿你没办法得到准许的苟明睿也在于泽宇身后露出了得逞的笑,贴着那块柔嫩的肌肤开始抽插,时不时滑过挺翘圆润的臀肉,留下一道道暧昧的水痕。

于泽宇也觉得越来越不对劲,脸上越来越红,为了让弟弟也得到满足,他选择隐忍不打断弟弟,又忍不住怀疑照这个趋势,以后到底要谁上谁下……

事毕

于泽宇感受着腿间臀缝满溢的粘腻,心中哀叹那么早洗澡终究是错付了。

皎洁月光躲进云层,星星闪烁为这俩没脸没皮的少年害羞,明天的苏州商演,一定会特别顺利吧。

作者: 张青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2-1-21 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