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打开家门口就被于泽宇扑了个满怀的那个瞬间,苟明睿的脑子里可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

十几分钟前他正躺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还顺手拿起手机点了个外卖,敲门声响起时他还以为是外卖小哥到了,一边纳闷着怎么这么快,一边去开门,却没料到刚刚还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人下一秒就站在了自己面前。门口一打开,男朋友就扑了过来,苟明睿两只手顺其自然地环上去,还被撞得往后退了几步。

站定之后苟明睿松开了手,帮于泽宇摘下帽子,放在旁边的鞋柜上,有些惊喜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 “这几天没什么行程,趁姐不注意就偷偷溜出来了。”于泽宇把口罩拉了下来,露出一个很标准很漂亮的笑容,“最主要是想你了。” 说完之后于泽宇就越过苟明睿探着身子往屋里看,电视屏幕上依旧播着有于泽宇参加的综艺节目,现在刚好放到了于泽宇游戏失败之后委屈巴巴的表情,后期还好心地给他加了个“哭哭”的字幕,于泽宇被自己的表情逗笑了,又转回去问苟明睿:“这都上个星期播出过的节目了,你怎么还在看啊,这么喜欢?

被问到的人还沉浸在“想你了”的直球炸弹中缓不过神来,磕磕巴巴地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逗得于泽宇憋着笑轻轻拍了拍苟明睿的脸:“苟苟好容易害羞哦,这点倒是一直没变。”

苟明睿好半天才把说话能力找了回来,又绕回原来的问题,问他怎么一声不吭就溜出来了,经纪人姐姐得气死了吧。于泽宇只好拿出手机啪啪地打字给经纪人发消息,末了苟明睿还要求检查,确认男朋友真的给经纪人报备过了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敲门声再次响起,苟明睿暗道不妙——这次是真的外卖小哥来了。在于泽宇的注视下,苟明睿慢吞吞地接过外卖,慢吞吞地跟外卖小哥道谢,然后慢吞吞地转身。做错事被逮个正着的小屁孩。于泽宇恨铁不成钢一般地伸出手扯苟明睿的脸,气呼呼地就是一顿骂:“你天天在家就吃这个啊?老吃这些能行吗,真的是,你这点也倒是一点没变。”

苟明睿一面喊痛一面“我错了我错了,没下次了”地求饶,也幸好于泽宇是个容易心软的人,看他这幅样子又有些不忍心地收了手。刚刚还在喊痛的人又傻乎乎地笑起来,晃了晃手中的外卖:“点都点了,炸鸡,吃不吃? ”

“你想害我胖了回去挨骂是吧。”

“就问你吃不吃。”苟明睿追着问。

事情的结果和苟明睿预想的完全一致,于泽宇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脑子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场斗争,最后拿视死如归般的气势来:“吃!”

苟明睿一大早被闹钟吓得一下从床上直起身忙手忙脚地去摸自己的手机,终于成功地把闹钟关掉之后回头看一眼一旁还在呼呼大睡的于泽宇,松了一口气。他今早还有课,下楼在早餐铺里买了两份豆浆油条,自己吭哧吭哧地解决掉了一份,又爬楼回到家里,看见于泽宇还没醒,走上前去把被于泽宇踢到一旁的被子给盖回去,把另一份早餐留在了床头柜上,完了之后低头一看手表又急匆匆地跑了出去。高数课无聊到了极点,苟明睿望着一串数字发呆,最后认命般地掏出手机点开和于泽宇的聊天框:起了吗,床头有早餐,记得热一下;我下午和晚上都没课,明天也是;高数好难啊,我要挂了;前几天和兄弟去打篮球的时候忘擦防晒了,你有没有觉得我变黑了,没有的话当然是最好;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下课呀;你怎么还不起,懒虫,懒虫派爱豆于泽宇。

对面不回他,苟明睿也依然一个劲儿地发,从高数课聊到几个月以后的假期要去哪里玩,期间也尝试过努力一把听一听课,只不过还没到十分钟就开始上下眼皮子打架。课一结束苟明睿就赶着往家里跑,有个一直跟他一起打篮球的男生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问他等会要不要一起去第二食堂吃饭。苟明睿摇头:今天对象来了,回家吃。那男生就打趣他,说苟哥好大的福气呀,不都说川渝男人耙耳朵吗,怎么偏偏你还找了个每次来看你都做饭给你吃的女朋友啊,异地恋也这么甜蜜,真是羡慕不来。

苟明睿笑了笑,不予置否,只是走之前回过头来补上一句:你怎么知道回去了是我做饭还是我对象做啊?”话是这么说,但一回到家苟明睿还是轻门熟路地先到了厨房,果然看到了正在忙活着午饭的于泽宇。

苟明睿从背后环住于泽宇的腰,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于泽宇的颈窝里,于泽宇手上的动作不停,头稍微偏了偏,一边动了动被靠住的肩膀一边抱怨:“你这冰箱里怎么什么也没有啊,今天中午只能吃三明治了。” “你没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吗? ”苟明睿头还是不动,于泽宇只感受到一阵阵温热的气息洒在自己颈窝处,惹得他半边身子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看了。”

“那怎么不回我啊? ”苟明睿终于把头抬起

来,委屈巴巴地盯着于泽宇的侧脸。而于泽宇依旧做着三明治,头都不转一下:“我要是回了你,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知道你指定还有更多话要讲,课也不听,到时候挂科了可别找我哭。”苟明睿扁扁嘴,两只原本搭在于泽宇腰上的手又不安分起来,于泽宇被闹得没办法,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拍他,可苟明睿不怕疼似的继续乱动,最后还掐了掐男朋友的腰:“瘦了。” 于泽宇忍无可忍,两只手都用来把苟明睿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又把苟明睿往厨房外边推:“前不久刚搞完连续的几场活动,不瘦才怪了。”

于泽宇躺在沙发上,伸脚踢了踢盘腿坐在地上的苟明睿:“待会儿记得去买菜,不然今晚没东西吃了。” 苟明睿嗯嗯哦哦地应着,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挑着电影,好不容易看见一部比较感兴趣的,点进去还没到五分钟就被劝退了——是部恐怖片。于泽宇笑他胆小,苟明睿扯了扯嘴角,试图挽尊:这不是胆不胆小的问题,大中午的谁看恐怖片啊,没气氛。于泽宇也不服,反驳他,可以把窗帘拉上把灯关了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办法总比困难多。

“就你懂得多。”苟明睿翻了个白眼,“这个看不看? ” “埃呦喂,这部片我俩都一起看了不下五十遍了,苟明睿你能不能找点新奇的东西看看。”

恐怖片不看,喜剧片不看,之前一起去电影院看过的也不看,挑来挑去剩下一部很老的爱情片,苟明睿手里举着遥控器,眼睛盯着于泽宇,于泽宇却使劲摇头,不看不看。苟明睿干脆把遥控器一扔,转过身去把于泽宇怀中的枕头抽开,自己半个身子也上了沙发,低下头把密密麻麻的吻沿着于泽宇的唇边一直落到锁骨处:“那既然没什么想看的电影,就直接进入正题吧。”

于泽宇被吻得痒痒的,一听这句话又气个半死:“谁和你说这是正题的?” “哎呀少管这个,你上次回来都是什么时候了? ”苟明睿一面把于泽宇的衣服撩上去一面翻旧账,“要是早知道你接下来的行程这么忙,我当时就应该先把你亲个够再放人走。”

于泽宇被逗得笑弯了眼,伸手揉了一把埋在他胸前的那个毛茸茸的脑袋:“那你现在总得先进房间里吧,恐怖片都不敢在这看,做这种事的时候倒敢了? ”

等苟明睿毛毛躁躁地把他打横抱起的时候,于泽宇才凑上去亲了一口他的脸颊,然后任由他把自己放到床上,只在苟明睿再次扑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笑骂:"饱暖思Yin欲。”

于泽宇上半身剩一件BOYSTORY oversize的短袖被推到胸前,早就被汗水弄得湿哒哒的,黏在身上不算舒服。但苟明睿掘住他要脱下衣服的手,他不喜欢对方在床上把衣服全脱了,说什么欲盖弥彰才恰到好处。于泽宇就环着苟明睿的脖子骂他,说那你把空调打开,结果空调才开了没几分钟,于泽宇又被风吹得打了个冷战,骂骂咧咧地钻进苟明睿怀里。苟明睿这个时候就顺势凑过去亲亲男朋友的脸,手摸上他的后背,说:“没事,哥给你取暖。”

苟明睿你真的是,于泽宇把脸侧过一边去不让他亲,净干些流氓事。于是下午顺理成章又成了于泽宇补觉的时间,苟明睿看着床上头发都睡得一团糟的男朋友,还是得乖乖穿上裤子往菜市场跑去。于泽宇趴在床上刷着手机,忽然扯了扯坐在一旁的苟明睿:“埃,你看这个预告片。” 两个脑袋凑在一起,于泽宇把电影的预告片重放了一遍,看完之后就转头看向苟明睿,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活像站在橱窗前想要买玩具的小孩。

“你想看? ”苟明睿问他。于泽宇使劲点头,把自己和苟明睿都给逗笑了,苟明睿也摸来自己的手机,几分钟之后一拍大腿:”等会一点多的时候有一场,还有半个小时,现在去还来得及。” 于泽宇把上半身撑起来:“真现在去啊?都十二点四十了“去。”苟明睿直接翻身下了床,从衣柜里找出衣服来换上,“这次不去看,就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了。”

于泽宇也下了床,找衣服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次几乎没带几件能穿出门的衣服来,这边他还正在纠结,那边苟明睿已经准备就绪,于泽宇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他。苟明睿又埋进衣柜里,翻出件卫衣来,于泽宇换上之后一边嫌弃衣服太大,一边从柜子里直接抓来一双袜子,结果袜子也有些长,苟明睿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来。“你笑什么,烦人。”于泽宇一说话就要停下穿袜子的动作,往苟明睿的方向挥了挥拳头。“你倒是别急着说我呀,先把袜子穿上!”苟明睿等于泽宇穿戴完毕之后才敢继续说话:“泽宇哥,你穿着我的衣服好小一个哦,就好像是你缩水了一样。” 于泽宇一边戴上口罩一边回他:“你才缩水,我好容易长这么高,你倒还咒我缩水,缺不缺德啊苟明睿。”

两个人拉拉扯扯着出了门,下午的时候下了场雨,不大,但足足下了三四个小时,于是地上都还是小水坑,空气也还有股湿润的味道。苟明睿一看时间,骂了一声,刚要点开软件打车,于泽宇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带着他往前跑。风轻轻地吹在两个人的脸上,苟明睿忽然想起高中的时候他从学校里翻墙溜出去和于泽宇见面,两个人也是像这样牵着手跑到小巷子里,明明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都狼狈得很,却还偏要笑对方,等到实在笑得没了力气,两个人才磨蹭着抱到一起,好像全世界忽然静止下来了,再发生什么别的事也都随他便了,这一刻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好在运气不算太差,赶到电影院时距离开场还有三分钟,两人取了票之后就直奔放映厅,正好赶在电影放映之前坐了下来。苟明睿一边喘着气,一边笑着说:“好嘛,花了两张票的钱包了个场,不亏。”

电影的内容却不合他们的心意,看到一半于泽宇就开始吐槽:剧情老套得他闭着眼睛都能猜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男女主磨磨唧唧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反而还结下了误会,台词让他梦回初中的时候找班里女生借来看的言情小说。苟明睿憋着笑提醒他,这可是你看完预告片之后说要来看的。于泽宇一听这更来气了,愤愤地骂道:“那叫什么预告片,那是诈骗!”

电影的结尾和大多数烂片一样,男女主终于互通心意,黏在一起说些不切实际的情话,大屏上滚过一个个人名,灯还没亮,苟明睿转过头去盯着于泽宇。于泽宇在黑暗中跟他对视,没几秒后笑出了声,他说,我知道你要干嘛。于是苟明睿凑得更近,于泽宇在嘴巴被堵住之前最后说了句:“和这电影一样,土死了。”两个人吻在一起,放映厅的灯亮了。

楼梯间的灯好像坏了,忽明忽暗的,于泽宇困得睁不开眼,头一点一点的,手抓着苟明睿的衣摆,跟在苟明睿身后上楼。苟明睿实在不放心,转过身来扶住于泽宇的肩膀,刚要开口就听见于泽宇的手机接二连三地传来消息提示音。他帮于泽宇把手机摸出来,又晃了晃于泽宇:“泽宇哥,有你的消息。”于泽宇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手接过手机,在屏幕上划了划,藏在口罩后的嘴撇了撇:“姐说明天必须走了,有个临时加的拍摄。”

“嗯,那等会儿回去赶紧睡吧,不然有黑眼圈。”

“本来还想等两天再走的……”于泽宇回着消息,灯本来就不是很亮,屏幕的亮光又晃得他眼睛发涩,“每次都是这样,没回来多久又要走了,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干这行了。读呀,也不是说不喜欢,真的是——能陪自己想陪的人的时间太少了。”

苟明睿抓过于泽宇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揉揉捏捏:“这是你的选择呀。走上这条道路是你的选择,在舞台上闪闪发光是你的选择,和我在一起也是你的选择,只要是你的选择那都没关系,喜欢就去做,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还带忽然煽情的……”于泽宇推着苟明睿的肩膀让他转过身去,“背我,我要困死了。”幸好戴了口罩。于泽宇趴在苟明睿背上想。不然苟明睿肯定看到他现在丑丑的表情,

鼻子酸酸,要哭不哭的。

“泽宇哥。”苟明睿背着他往家里走。

“其实我想说,你会站在大舞台上,闪光灯、鲜花、欢呼和爱意,都是属于你的;你也会回到家里,和我在夏天里吃雪糕杯,在冬天吃火锅,被辣得鼻涕眼泪一起流下来。你不该是星星,你应该是太阳。” “那你呢,你是什么? ” 苟明睿又傻兮兮地笑起来:“我是月亮呀,你的秘密情人。以后记得每天晚上出去晒晒月亮,就当我陪在你身边走遍世界各地了。”

于泽宇把手收得更紧了些,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一阵沉默之后,苟明睿听到背后的人闷声说,那下回要一起去吃火锅,吃辣的,辣得你眼泪哗哗地流为止。苟明睿笑他,还要不要嗓子了,这时候你就不怕被经纪人姐姐骂了?于泽宇撑起身子来,给了苟明睿好几拳。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两个人才磨蹭着起床,苟明睿看着于泽宇收拾东西,又把几件衣服塞给了他,说最近北京还没完全热起来,这种天气最容易感冒,你可别像之前一样不在乎,感冒难受得很。

于泽宇一边把带来的东西和苟明睿硬塞给他的东西装进箱子里,一边听苟明睿唠叨:要记得好好休息,太累了身体总会吃不消;要记得每天早上起来喝杯热水;要记得擦点防蚊,也到了蚊子多了的时候了,你可别和以前一样,说什么不杀生,就随便蚊子咬你;要记得自信一点,你可是大明星于泽宇!

“要记得——"苟明睿忽然顿住不说了,直到把于泽宇送到门口,于泽宇挥手和他说再见,然后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他才伸出手抓住于泽宇的手。于泽宇转身过来看他。他说:“要记得想我。”

end

作者: 张青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2-1-2 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