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洗完热水澡的于泽宇,又开始在镜子面前臭美了起来,浴室还保留着刚刚热水带来的的热气,泽宇穿着拖鞋走向厨房,看着餐桌上自己烘焙好的奇曲饼,自己又忍不住拿了一块放在嘴里,享受着饼干带来的甜脆,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今天是暑假的第二周周五,洗漱完毕后就忙着去吹头发,因为他一会儿还要去奶茶店上晚班。在北京的这套房子也是自己的妈妈,托关系找到的,准确的说是自己的远房表亲,毕竟五环以内,月租在三千元以内的房子并不多。六十平米还能塞下卧室、厨房、客厅,正应了那句话,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是解决了于泽宇在北京上学的一大难题。

用力关上门,只听见咣当的一声,于泽宇把钥匙扣塞入了口袋,向电梯口走去。

到了奶茶店之后,店长正焦头烂额的面对眼前的收银机,收银台前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加热区的小哥已经手忙脚乱。“泽宇!”店长像看见救星一样叫他,泽宇指了指员工间示意自己去换个衣服,老板赶紧点头 “好好好,你换完衣服就赶紧过来。”

员工间很窄,于泽宇麻利的换上蓝白条纹的制服,戴好口罩就赶紧去了收银台,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九点四十,他来早了二十分钟,也正好赶上了第一波高峰。店长脱掉半身围裙松了口气,距离上货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零零散散的顾客就只能挑选货架上的剩余商品,这奶茶店虽小,但是由于地理位置的选择比较合适,在北京的游客、本地居民,都会来这家奶茶店关顾王老板的生意,倒不是奶茶有多好喝,而是作为茶余饭后的健康饮品,大家都会去买。

凌晨三点,北京的街道陷入相对宁静,这座繁忙的城市迎来了属于自己喘息的时间,奶茶店也很安静,于泽宇打开收银机开始清点账目,然后就是关门打烊,十七岁的少年和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周六

于泽宇住的小区对面就是一条古玩街,古玩街卖的最珍贵的东西,据说是元明清时期的瓷瓶子,其余就是各式各样的古书和小胸章,泽宇没去过那里,心想:反正没去过,加上今天是周末,时间也比较充足。于是他对古玩城来了兴趣。

到了古玩城,引入眼帘的是一本精致的古书,外层是银色的,而且封面上雕刻着很奇怪的图形、动物等标志,和影视剧血族的陨落之光有得一比,如果泽宇的舅舅在的话,应该会买回去好几本。“小兄弟,要书吗?便宜卖给你了。” 老板问道。泽宇则是很有礼貌的微微一笑:我先看看哈。类似这样的摊子铺满了整条街,虽然街道不是很长,但人山人海,根本看不到尽头。

“你好,请问这个多少钱一张啊。” 只见一个理着清爽短寸头,穿着一身白色休闲服的帅气男生问道。老板:“大的一百,小张的五十。” 于泽宇听着耳边问价的声音觉得耳熟,侧头去看,发现是昨天晚上来奶茶店里的苟明睿,年纪和他差不多。

于泽宇拉了拉袖子,走了好几步,才回头对这男孩说:“傻不傻啊,一张就买到一百,很明显就不值嘛。”

“咦,今儿个没去店里上班呀?”

“没有呢,今天出来闲逛。” 于泽宇笑了笑回答道。这天下午是他们第二次遇见,两个人的名字代表的命运开始交织,“宇睿” 的故事就此开始。

他们俩不约而同的去买了向日葵,苟明睿还送给了他一盆茁壮的含羞草,于泽宇怼了怼像羽毛一样的叶子,等它蜷缩起来就问苟明睿 “你送我这个干嘛?”

苟明睿也怼那个叶子,但那片叶子彻底蜷起来不动了,他假装很不在乎的说道:“因为好玩呗,好玩就想送你。” 明睿看着泽宇,俩人蹲在花店门口,看着彼此。于泽宇点了点头 “我喜欢,谢谢你。”

真没想到两个大男孩居然这么能逛,天都快要黑了,于泽宇问苟明睿要不要一起吃个饭,苟明睿却摆摆手说:“不行呀,我还得赶紧回去把花儿送给朋友。” 刚说完,明睿就拿起了那盆花儿转过身慢慢远去,泽宇则是双手插兜站在后面看着这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心想:这步伐还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呢。

周日

第二天上班的明睿充满了元气和盼头,和于泽宇不同的是,虽然自己也是勤工俭学,但自己选择的假期工作却是酒吧歌手,这回他没搞重金属,穿着浅蓝色的针织衫,和一双炫酷的帆布鞋进了酒吧夜场。

“你在酒吧表演?安全吗?” 于泽宇皱起眉头说到。泽宇没有想到明睿是在酒吧上班,因为今天明睿的邀约地点是这,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安全,很安全,进去吧。” 苟明睿从白色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票 “你拿着这个,进去就不要钱。”

于泽宇接过那张票,有点期待的问 “你…特意给我留的?”

于泽宇长得高有优势,没有人认为他是未成年,酒吧的台子搭在中央,他一走过去,就有酒保问他“先生,你是订好台了吗?”他把手里的票递了过去,以防暴露自己没来过未成年禁止场所的事实,酒保看了眼票,对他说“跟我来。”于泽宇被带到了距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单人的小桌上摆着酒水,他拉开高脚凳坐下,打算遵守最后一丝未成年底线,不去碰那些花花绿绿的特调酒。

八点三十,演出正式开始,顶光灯亮起,于泽宇在划开昏黑酒吧的明亮中看见了苟明睿;苟明睿手把着立麦,音乐响起的那一刻,于泽宇看见了他鲜艳的灵魂。歌声凿进心脏里,那片平坦山丘上的开花沼泽被苟明睿带到面前,于泽宇有了拥抱他的冲动。苟明睿只表演了一首歌,结束的时候余音还绕在酒吧里,于泽宇追着他下台的身影,从高脚凳上站起来,为其欢呼。

于泽宇停下脚步不相信的问“为什么平常你丝毫没有透露出在舞台上的这般霸气?”

“对啊,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的本事你可不曾全知嘞。”明睿内心有一丝丝的骄傲,嘴角稍稍向上扬起说着。

“哇,那我可要好好和你探讨一些咯。”

苟明睿收拾好东西后,伸了个懒腰“走,回家”

“回哪里?”

“回你家,宿舍早就关门了,我没地方住。”

俩人来到了于泽宇的出租屋,泽宇把钥匙插进锁孔里的时候心里还有点紧张,没人来过的出租屋迎来了第一位客人,泽宇把灯打开,狭小的客厅映入眼帘,苟明睿“哇”了一下,由衷的赞叹“你家好干净。”

于泽宇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可乐给明睿。

明睿四处看了看,只有一个卧室,于泽宇想说自己住沙发,结果苟明睿比他先开口“咱们两个住一起吗?”

他咽下准备说的话,面上平静的说“是的,挤一挤没有问题。”

然后两个人真的就挤在了他的那张小床上,热水器今天出奇的快,洗了热乎乎澡的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的躺在床上。

“哎,你转过来”苟明睿用手指戳他的肩膀,于泽宇感觉自己的肩膀开始麻酥酥的,他放轻动作的转过去,发现苟明睿也转了过来,睁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面对面令人害羞,还好黑夜浓厚看不见他红了的耳廓,于泽宇平复着心情,尽量放平声音说“睡觉。”

“我不困” 叛逆的人不让他闭眼睛,戳着他的胸口不让他安生,于泽宇抓住苟明睿捣乱的手“那你想干嘛”

“不知道。”

“不知道就睡觉。”

“我不困。”

对话陷入死循环,于泽宇闭了闭眼睛投降一样的说“那怎么办啊祖宗?”苟明睿扑哧一声笑了,他悄声的说“我们明天晚上去散步吧,我知道北京有一个公园很漂亮,而且离这里很近。”

“晚上吗?”于泽宇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排班“可以,但是估计要九点多了。”

“没关系呀,九点多也可以,反正我回不去就住你家。”

那你最好天天别回去,于泽宇不敢把话说出来,只是答应他“那你明天来找我?”

“我去奶茶店等你下班好不好?”

“行”那可太行了。

早晨不到六点于泽宇就起床了,他看了眼还陷在被子里的苟明睿轻手轻脚的完成了洗漱,快出家门的时候翻箱倒柜的找出了那把房东给他的备用钥匙。

“家门钥匙给你放到鞋柜上了,洗漱用品就在厕所”他把写好的纸条用杯子压住放在床头,然后悄悄的关上了门。他就没想过那把备用钥匙会派上用场,钥匙连同心一块给了最重要的人,他觉得兜里的钥匙有了不同的意义。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苟明睿就来了,他调了盒牛奶,结账的时候于泽宇问他“吃饭了吗?”

“吃了,在你家吃的”

“点的外卖?”

“不然呢,我做饭怕吓死你,哈哈哈。”

于泽宇从兜里拿出一板巧克力给他“去那里等我,巧克力很香,你慢慢吃。”

很大一板巧克力,苟明睿吃了三分之一,把剩下的包起来就托着脸看工作的于泽宇;于泽宇被他盯得不好意思,抬起头凶巴巴的对他说“别看了”

好吧,十七岁装凶的少年害羞了,害羞、装凶都显得这么可爱。

于泽宇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工作,九点钟的北京还热热闹闹,苟明睿站在便利店门口说“走吧,我们去散步。”

公园很漂亮,里面还有一片人工湖,他们两个坐在湖边的休息椅上,夜晚的公园只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月亮很是温柔,于泽宇坐在椅子上感觉最近的生活变得不一样,他好像被苟明睿拖进了正常的轨道,生活不再是单一的工作,他也感觉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两个人一起回过家了。

他不知道同龄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苟明睿为他的生活开辟出了不同的色彩,让他也可以背着时间的洪流去拥有应该拥有的快乐。湖面很安静,公园里灯光的点缀让苟明睿看起来更帅气和稚嫩。泽宇的看着明睿的侧脸,好像是有着相同的心灵感应一样,彼此的眼睛里只剩下了对方,距离越来越近,气息互相交缠,嘴唇相贴的前一秒,于泽宇呢喃的说 “我喜欢你。”

作者: 丁程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1-12-1 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