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亚轩,刘耀文

“宋亚轩,你也在这儿拍戏啊?被点名的人愣愣抬头,一个身穿粉色卫衣的高大男人正冲他笑着,礼貌地打招呼。

“好久不见。”宋亚轩敷衍地回了一句,迅速低下头刷微博,试图掩饰所有复杂情绪的显露。怎么会在这儿遇到刘耀文呢……宋亚轩无意识攥紧了手机,僵坐几秒起身想跑谁知刘耀文突然向前迈了两步,站到他身前挡住唯一去路,一米八几的个子给人不少压迫感,宋亚轩瞪了他一眼,没什么好气地说:“你到底想干嘛?”

“我只是......想多看你一眼。”刘耀文想去拉他衣袖的手落寞地收回,“你现在连和我说几句话都不愿意了吗?我知道我……”

宋亚轩出声打断他的话:“没说不行。”

“那我能不能请你喝杯奶茶?”刘耀文补充道,“看你微博上说想喝奶茶来着……不是,我没特意去看,是微博自动推送的。”

听着刘耀文欲盖弥彰的解释,宋亚轩忍住不笑,努力维持表面的冷静,点了点头。他转过身时,没有捕捉到刘耀文嘴角一抹转瞬即逝的笑意。

等到二人来到熟悉的奶茶店,宋亚轩看着店内的陈设,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还是没办法强装镇定啊,他想。

“两杯豆乳米麻薯,五分糖,常温。”刘耀文熟练地与店员交涉,宋亚轩一瞬间错觉,仿佛回到了他们还未分手的时候。

“你口味应该没变吧?”刘耀文突然转过头,一双漂亮多情的眼睛盯着他看,说道。

“没、没有。”

他们坐在窗边的位置,记忆里的场景与现实意外地重合在一起,奶茶送上来之后,宋亚轩咬着吸管,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低着头尽量不去看身边的人。

宋亚轩打开微信给他马哥发了条信息说:

【我见到刘耀文了。】

【你俩在哪儿遇上的?】对方回复很快。

【剧组,我和他现在坐在奶茶店里。】

宋亚轩的手心出了汗,不安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刘耀文要重新追你?我早说过你俩……断不干净的。】

宋亚轩还没来得及回,身边人不乐意了,修长的手指屈起,轻轻敲了敲桌面,刘耀文托着下巴看他:“我们宋大影帝,时时刻刻都这么忙啊。”

宋亚轩尴尬地笑笑,将手机塞回口袋,又喝起奶茶。熟悉的奶茶店,未曾变更的喜好,物依旧是物,却终究物是人非了。从前,他和刘耀文很多次装扮的严严实实手牵着手,宛如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情侣光顾这个奶茶店。宋亚轩陷入了回忆,直到对方的一声轻咳把他拉回现实。

“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其实是导演让我跟小宋老师学习学习。”刘耀文一本正经地说着,嘴角带着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毕竟小宋老师年纪轻轻就拿下双奖影帝,而我还是个18线小演员。”

宋亚轩有些惊讶,似乎是没想到导演会说出这样的话。

刘耀文说得确实不错,当年二人都是凭借唱跳出道,半路转行做了演员。宋亚轩运气好,接了一个男三的剧本,幸运被大导演一眼相中,又出演了他一部电影的男二号。他凭借着青涩却并不稚嫩的演技和一副好样貌赢得一大批粉丝,公司趁热打铁,一年内给他接了不少通告,明摆着是看重宋亚轩身上的商机要捧他,宋亚轩自然也不是个笨人,照单全收,工作忙的连轴转,拿了几个奖项,被网友称为新晋演员中影帝级别的人物。

而刘耀文就没那么幸运了,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七八年,还只是个18线小演员,这次和宋亚轩轩出演同一部电影,还是他试镜三次争取来的。宋亚轩有些为难,倒也不是不愿意和他一起交流经验什么的,只是碍于两人之间略显尴尬的关系,他做不到泰然自若地同前任相处。

若仅仅是旧爱,倒也没什么,怕只怕,旧情难忘。可宋亚轩偏偏就是这么个长情的人。他和刘耀文在一起时吃了很多苦,两人住过狭窄潮湿的地下室,吃过几块钱一盒的廉价盒饭,却从没觉得那是段苦日子。相反,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和志同道合的爱人走在一起,是他们认为再幸福不过的事情。都说,一个人最难忘记的是自己的初恋。

而刘耀文就是他的刻骨铭心。“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呢?”宋亚轩轻声开口问道。刘耀文似乎是吃准他的心软,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说:“不需要耽搁你太多时间,就是问问你一些关于我自己演戏方面的困惑。”刚说完,他像是想起什么,补充说道,“我和女演员搭戏时总有点进入不了状态,小宋老师能不能帮帮我,对对剧本?”

宋亚轩迎着他认真而又炽热的目光,与他对视了3秒,首先支架不住地低下头去,此情此景勾起他几番回忆。

从前刘耀文每次想拉着他去做些什么,都喜欢用这一招眼神攻势,再不济就拉着他手臂低着嗓音撒宋亚轩最吃他这一套,所以每次到最后妥协的基本都是宋亚轩。

他有几分怀疑对方提出这些要求的动机不纯,又不愿意往深了去想,怕是自作多情。只好咽下满腔的苦涩,点了点头说好。

刘耀文笑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他一向懂得见好就收,也清楚宋亚轩的脾气性格。

02

过了几天,轮到刘耀文第一场戏的拍摄,他是个有些资历的演员,演技不错,就是差了点走红的机遇。这一段和男二的戏演得很有爆发力,导演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给他提了点建议。他拿着做了满满笔记的剧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下一场是宋亚轩和女主的对手戏,刘耀文揉着太阳穴缓解疲劳,耳中却钻进旁人的闲言碎语。“等会宋哥和陈希蕊演对手戏,这俩单是放一块都绝配的程度!”

“听说陈希蕊就是知道宋亚轩演男一才接了这个本子刘耀文无意识地将手边一瓶矿泉水捏紧,眼神追逐着不远处的那个身影。还没开拍,宋亚轩被女生挨着肩膀,微笑着露出毫无防备的一面,明明他在自己这儿跟竖起一身刺的刺猬一样……刘耀文叹了口气,心底弥漫开淡淡的苦涩。

是他当初没能握紧宋亚轩的手时过境迁,那些原本属于他的温柔,现在却成了独他一人无法享受的回忆。宋亚轩察觉到一束目光时不时跟随着自己,他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但他无法给出回应,幸好这场戏一遍就过,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在片场的几个月,该如何与刘耀文正常相处。

这似乎本来就是一个假命题。和还未放下的前男友处在一个环境中,要么井水不犯河水,要么……宋亚轩不敢考虑他俩之间旧情复燃的几率有多大,只觉得刘耀文这个人,怕不是个会吃回头草的性子。

03

这一周过得还算平常,刘耀文见到宋亚轩就淡淡打声招呼,有时唤他前辈,有时喊他小宋老师,还有一次随着他小助理轻轻地喊了一声哥。宋亚轩的脚步顿住,心尖猛地一悸动,这称呼扯出些甜蜜却又令人心酸的回忆来,两人在一起时,刘耀文很少喊他哥,就算喊了也多半是为哄宋亚轩开心,抑或是变着法儿逗他,再笑着把人搂进怀里,把宋亚轩的头发揉得乱糟糟。

就在宋亚轩以为对方不会私下来找他时,刘耀文履行了诺言,某天晚上敲开了宋亚轩的房门。

“刘耀文?你来干嘛?”

刘耀文扬了扬手中厚厚一叠剧本:“我说过的,要找小宋老师对戏——前辈要是忙的话,我可以下次来的。”

宋亚轩把他拉了进来,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坐吧。”

“这是剧本,你先看一下。”

宋亚轩拿起本子,看了两眼。这是个男生同女生试探心意的剧情,需要恰到好处的演绎。

“好了吗?”

“差不多。”

04

宋亚轩是个专业的演员,一旦将自己带入到角色之中,便不会考虑其他事情,他念台词时的隐忍爱意,看向对方眼中的温柔,全部不加掩饰地显露出来,某一瞬间,刘耀文错以为自己回到了几年前,这样的宋亚轩,他已经一年多没见过了。

刘耀文一边努力扮演好角色,一边忍不住分心,宋亚轩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关怀备至?是不是也会用这双含情眼看向其他人呢?

两人对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戏,刘耀文借机问了些问题,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多。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谢谢啊亚轩儿。宋亚轩愣愣地目送他离开,连声礼貌道别的话都忘了说。接下来的半个多月,刘耀文时不时和他学习经验,却又没有什么越界的举动,不经意流露出的细微情绪也很快被收回去,宋亚轩太了解他,却也发现这一年多时间里,刘耀文的性子变了不少。

宋亚轩甚至想着,或许刘耀文也还没有放得下他。他整理衣服往片场走,听见一旁工作人员刻意压低的声音:“刘耀文还蛮敬业的,至少比某些一线明星更像个演员。”

“可是,他今天的举动也太。”

“我也觉得他这样有些冒险了。”

宋亚轩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与心慌,本想继续听下去,那两个女生却不往下说了。他此时此刻心慌的厉害,只想快一点见到刘耀文。本以为不见面就能不想不念,可他内心深处始终会因为“刘耀文”这三个字牵肠挂肚。

“导演,没事的还可以再高一点,不然效果太假了,我不想让观众认为我是在敷衍他们。”刘耀文处在离地面好几米高的地方,只堪堪占了一块能踩脚的空间。他在和导演协商能否不用吊威亚,在地面上放一大块气垫接住他就行,这样坠崖的效果更逼真。

宋亚轩看着他“摇摇欲坠”的样子,急的眼睛都红了,也顾不上什么伪装,走过去喊了声:“刘耀文,下这是个肯定句。平日里温柔和善的宋亚轩露出着急到快要失态的一面。他唯恐刘耀文听不见,又提高音调:“快下来。”这一句已经快染上隐忍到几乎不被发现的哭腔。

其实他从未有一天真正放下过刘耀文,总是再怎么自欺欺人,伪装出漠不关心的模样,但看到对方有陷入危险的可能时,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

向他的爱人伸出一只手。于是刘耀文握住了。刘耀文不再坚持,主动带上吊威亚演完这场戏,又和导演、工作人员道歉说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他态度挺好,大家也体谅着他。解决完一切之后,他才有勇气去找宋亚轩。那两声呼喊他听见了。

他还听见了宋亚轩语气中的担心和隐忍的爱意。原来,放不下旧情人的,从来都不止他一个。

05

“咚咚咚”

请进......

刘耀文推开门,一眼看见仰躺在椅背上的宋亚轩,对方闭着眼,微微皱起的眉头倾诉着内心思绪的杂乱。宋亚轩以为是助理来了,头也没抬地说:“小杨,过来帮我揉揉太阳穴。”

刘耀文老实地暂时承上助理这个身份,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拿了把椅子坐在他身后,抬起手为宋亚轩按揉太阳穴。

宋亚轩稍微放松一些,一股熟悉的气息飘散在空气中,他却没往别处想,淡淡开口说道:“下次你找机会和刘耀文助理谈谈,让他……做事起码要注意安全,别让别人担心。”

“嗯。”刘耀文压低嗓音,应了声。

“还有今天的事情跟导演说一下,把拍摄这段的花絮剪掉,要是流传到网上……”后半句他吞了回去,若是流传到网上,网友不仅不会认为他敬业,反而觉得他拿生命当儿戏。

这件事情,确实是刘耀文考虑不当。宋亚轩了解他,知道他是个为了把一件事做好能付出任何代价的人,或许这样的人骨子里总有几分偏执,他叹了口气,嗓音中透露出浓浓的倦意。刘耀文停下手上的的动作,倾过身子去看他,眼眶有些酸胀,心底也是。

宋亚轩,面冷心热第一人。宋亚轩舒服地眯了一会,忽然睁开眼:“怎么是你?”他吓了一跳,刘耀文怎么会在这里?那刚才自己的那番话岂不是全被听了去,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耳朵渐渐泛起了粉。“你刚刚说的别人,是哪个别人?”刘耀文笑着逗他。“什么?”宋亚轩有些迷糊。“你说,别让别人担心。”刘耀文凑近一点,视线落在他通红的耳朵上。宋亚轩推了他一把,站起身揉了揉耳垂,大步走开,仓促得像是逃〃跑,转身之前他听见身后的人轻轻说了一句:“你,不是别人。”

这相当于变相地说,宋亚轩对他来说不是普通的存在,是自己人,是可以称一句“我们”的关系。

06

那件事过后,剧组里的人都注意到了刘耀文这个小人物。这是好事也不全是件好事。宋亚轩某天下戏,坐在一边看剧本时,无意间听到不远处几个人在低声谈论着什么。

“你说的是刘耀文?”

“就那天不用吊威亚那个。”

“我听说,他好像是李总塞进来的。”

“带资进组?我就说他这么糊怎么有资格参演大导演的

电影,戏份还不少。”

宋亚轩闭了闭眼,心头涌起一股愤怒的不平的情绪,他几乎能猜得到刘耀文为了得到这个角色,演好这个角色做出多少努力,在别人口中却成了“带资进组”“走关系”。

他放下手中剧本起身,一只温热的手掌突然按在他的肩头,阻止了宋亚轩的行动。宋亚轩皱眉转头,却看见了意料之外的人。“刘耀文?”宋亚轩的喉头上下一动,似乎哽住了些许脱口而出的言语,“你都听见了。”

刘耀文面上不显什么情绪,依旧挂着一抹笑意,在他掺杂较多情感的眼神中点了点头。宋亚轩的心里泛起一阵苦涩,娱乐圈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像是一层薄薄的纸,一触即破,而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揣测却几乎围绕了每一个人。他很多次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自己问心无愧就好,此时此刻他却没办法将这句话送给刘耀文。

宋亚轩心疼他。这一股情绪快把他自认为藏匿得很好的感情连根拔出,连带着那一份明晃晃的真心,都快被展露在对方眼前。

“别不开心。”刘耀文释然地笑了笑,反倒安慰起对面的人,“无论是谁总是避不开这种质疑声音的,这么些年我早就习惯了。”

云淡风轻。他越是这样,宋亚轩越是放不下,直到刘耀文把他拉进休息室,反手锁门,轻轻地靠近他,语气中带着点无奈与宠溺:”需要拥抱吗?”

宋亚轩没有说话,往前一步抬手拥住了他,熟悉的清香在鼻尖萦绕,宋亚轩突然有了一股想哭的冲动。四百多个日夜,他们分开太久了。

刘耀文捏了捏他的脸,知道他情绪的发〃泄不仅仅是因为今天这件小事,重逢后,宋亚轩一直压抑着内心的情感,而刘耀文比他偏执几分,偏要一心重拾这段旧情。

刘耀文小时候,家里人找人给他算过一卦,说什么命里有时终需有,求不得不可求……他一点也不信,就算宋亚轩是那“不可求”,他也要想尽办法把人求得。毕竟宋亚轩也爱着他,一直放不下他。若是说之前两人是少年意气心动了就交往,那么现在就是分别许久之后,依旧确信彼此相爱。

07

拍摄很快进入尾声,刘耀文一周前就结束了拍摄,却一直留在剧组跟打杂的一样围着宋亚轩转,宋亚轩明明放不下他,怎么就不愿意和他再续前缘呢?刘耀文想不通,脑子一混乱就容易生病,恰是深秋时节气温骤降,他得了感冒,本以为是小风寒,想按着土方子熬过去就好,一熬可好了,小风寒成了重感冒,他不得不去医院挂水。

左手背上扎着针,刘耀文抬头看2分钟滴落的药水,右手握着的手机没有一丝动静。宋亚轩怎么不发条信息关心一下。他有点委屈,打开手机对着自己的左手拍了张照,push到朋友圈上说:气温骤降,不注意保暖的下场就是重感冒哪哪不舒服。

---评论---

【耀文生病了?严不严重?】

【要注意身体啊。】

【在哪?医院地址发我。】

刘耀文笑了笑,微信给置顶那人发去地址,还加了句:“亚轩你拍戏要是忙的话就不用过来,反正就是场小感冒,熬一熬就过去了”

“你好好休息,我等会就到。刘耀文关了手机,嘴角的弧度很张扬宋亚轩果然还是关心我的,他想。宋亚轩急急忙忙请了个假,买了点水果赶到医院,刘耀文朝他招手让他过来,宋亚轩这才缓了口气,放松些许。“亚轩,其实你不用特意过来的……”刘耀文吸了吸鼻子,眼睛亮亮的,哪像是不乐意他来的样子,分明是高兴得不行。

宋亚轩点了点他的额头,坐在他旁边说:“怎么突然重感冒?”

“可能是吹风了吧。”刘耀文拨了拨宋亚轩额前有些乱的刘海,顺带捏了把脸颊,“哥,我......”

“怎么了”宋亚轩被他这么看着有点心慌,连忙靠近,反被人握住了手。

“手里空空的。”刘耀文得逞地笑了。宋亚轩翻了个白眼,耳朵却悄悄红了。手心被人轻轻摩拳着,宋亚轩有些害羞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用力大了一点旁边人又反抗起来,简直跟养了个祖宗一样麻烦。

但他偏偏就不嫌麻烦,还宝贝得很,要换个别人,估计来都不会来。“你来看我,是不是说明你心里还有我?”刘耀文盯着他看,想着某些问题迟早该问出来。“你关心我,还偷偷让助理帮忙打点,我生病了你过来看我,宋亚轩,别骗自己了,也别骗我了,行吗?”

“我……”宋亚轩的手心慢慢热了起来,他终于鼓起勇气,“我是放不下你。”

可你呢?他想问,刘耀文却抢先一步给出了答案。“我从未有一刻想过和你彻底分开,宋亚轩,你还不懂吗?”

分手我只当是谈了一场时间比较长的异地恋,从未想过要彻底分开。因为我们就该一直相爱。“所以,你能不能再次握紧我的手?我保证,不会再松开了。”刘耀文的语气坚定。宋亚轩迎着他的目光,点头。再次相爱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幸好我们都足够勇敢。

作者: 沈君闲pmqs

分类: 叙事散文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Pubdate: 2022-5-29 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