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耀文,宋亚轩

刘耀文瞧着坐在吧台边那个少年,他点了杯酒,但始终没动过。少年身边时不时会围过来一些男男女女,或许是想要个联系方式,或许是想请他去卡座一起喝一杯,以便有更深层次的交流,但全被他拒绝掉了。

这是他连着过来的第三个晚上。第一天穿了件很乖巧的白色毛衣,上面印着可爱的方块和四叶草。第二天估计是刚从什么学校活动赶过来,身上的正装来不及换,只好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臂弯里,里面的白衬衫还规矩地打了个领带。

今天穿得才算对点味来,半开扣的衬衫没系严实,肩搭在胸口随意打了个结,能隐隐约约地看到白皙的锁骨。不过他不是设计的欲遮还露,而是真真实实的毫不知情。

当然,再加上他这张脸,足以让今晚所有路过他的人目不转睛了。第一天晚上像高中生跟着哥哥来酒吧,一个人待在吧台写作业。第二天像刚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手足无措地来酒吧等客户。今天穿得对味了,身边围着的的人自然难缠了一些。他已经架不住地喝了两杯酒,脸上都泛起红晕。

他一边推脱着,一边在四处张望什么,可他总也找不到想看到的人,那杯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整个人都显得无助又可怜。

于是刘耀文叹了口气,起身过去接了那个陌生人手里的酒,冷漠而平静地说:“他不会喝酒,这杯我替他喝了,再请你一杯,行不行?”

少年听到这个声音,十分惊喜地转过头:“文哥?〃

刘耀文没说话,手在他发顶轻轻按了按,少年就顺势低下头去。直到刘耀文把那个人支开才抬起头:“我找了你好久,我还以为今晚你不过来。”

他是这么说着,但明明前两天看到刘耀文也没有过去,专等着刘耀文来领他一样。“昨天我也没准备来。”刘耀文松开手,"以后你也别过来了,大学生晚上和室友打打游戏聚聚餐,不比在酒吧干坐着等一个两面之缘的人舒服?”

少年瞧着他转身要走了,连忙起身去拉住他,手却不偏不倚地落进刘耀文手里。刘耀文一转头就看到他可怜兮兮的:"可是你帮了我两次,我都没有报答你呢。”

少年说完,又补充着:“今天是第三次了。” 如果这样刻意制造偶遇,挡酒也能算帮忙的话。刘耀文笑起来:“这样也算?要不是担心你一个人又跑到这儿,然后稀里糊涂被人拐走,昨晚我也不打算来。”

刘耀文说完,从他露出方正形状的裤子口袋里揪出一张卡片,看了一眼又丢给他:“宋亚轩?”

刘耀文确实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之前他俩一共就见过两面。第一次是在学校A教后面的小林荫路,宋亚轩被一群大四的学生围着嫌麻烦,原因是他被安排和一个音乐社的女孩四手联弹,而那个女孩碰巧是那群人其中某一个的女朋友。

幼稚又无聊的理由。于是刘耀文替他解了围,顺便送他回了宿舍楼。第二次是在公交车站,刘耀文眼看着他给小朋友让路的时候不小心被电动车撞到,那天碰巧刚下过雨,他摔了一下,洁白的外套背后脏了一大片。刘耀文看他形色匆匆的,或许是急着去哪,干脆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给他,省的他穿着脏衣服去也不是回也不是,耽误了要办的正事。

上次见面也没说什么话,这次终于能从容地搭上两句。宋亚轩很乖地冲着刘耀文笑:“谢谢你,方不方便问你的名字和宿舍号?今晚回来我去把外套还你。”

刘耀文原本想说送你了,但又觉得这样太轻薄,不过没告诉他自己叫什么名字,只说:“七点我在九栋楼下等你,有空的话到时候见吧。”

见是见了,衣服也还了,宋亚轩还想请他吃饭。刘耀文觉得人情往来太麻烦,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正巧那时候朋友从楼下路过,喊了一嗓子:“文哥,今晚还是老时间在rangers,记得来啊!”

刘耀文应下了,顺势向宋亚轩解释:“你看,我没空。"

然而面前这个穿着印着方块和四叶草的白色毛衣的男孩子,轻轻抿了下唇问:“那是什么,是酒吧吗?总是喝酒可不好哦。”

刘耀文没管他,但宋亚轩总执意着要报答他什么,可是刘耀文什么都不缺,不缺钱,不缺请吃饭,也不缺这点人情。

他懒得跟这种乖乖小孩说,挥了挥手就走了,打算让他自己放弃。结果晚上九点半就看到那个白色毛衣拘谨地从酒吧正门进来,手忙脚乱地穿过迷乱的灯光,然后找了个吧台坐下了,像不小心落入狩猎场的鹿。

刘耀文看着他。宋亚轩紧张地捏着衣角四处张望,有个男人过去想问他是不是一个人来,要不要喝一杯,结果碰碰他肩膀,他差点吓得跳起来,然后语无伦次地婉拒了对方的请求。他甚至都不敢坐下了,站在那里继续仔细地四处打量。

最后终于穿过一片灯光和人影,视线和刘耀文遥遥相撞。宋亚轩还是很乖,弯着唇对他笑,刘耀文看了一眼,转开目光和别人碰杯,就仿佛没看到一样。结果宋亚轩真就被这一眼看得安心了,踏实地坐了下来,研究了一下点酒单,然后选了一杯名字好听图片好看的酒。

他倒也不去找刘耀文,估计是脸皮薄胆子小,不好意思跟那群看起来就很不好接触的人打交道。但刘耀文却坐不下去了,他看着调酒师给宋亚轩端上来那一杯,不偏不倚选了个度数不低的。这人一看就没喝过,这一杯喝完不知道醉成什么样呢。

刘耀文叹了口气,起身对正端着酒搂在一起大言不惭吹着牛逼的朋友们打了声招呼:“有点事,先走了。"

然后一把将宋亚轩从吧台拽走,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把人塞进去,跟司机报了目的地,叫他赶紧走。宋亚轩急忙阻止司机,摇下窗户看着刘耀文:“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你是不是把我送走……回去还要和他们继续喝啊,喝到半夜,然后醉得不省人事,也回不了学校,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夜,还有可能遇到不好的人……"

想象力是真丰富。刘耀文受不了了,打断他的话:“我不住学校。而且我开车来的,一会儿找个代驾回去行不行。”

宋亚轩不太信:“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刘耀文看着他:“你想怎么办。”

宋亚轩马上举起手:“拉钩。”

刘耀文真被他整笑了,伸出手跟他拉了个钩:“行了,这下放心了没。”

宋亚轩开心起来:“放心。”

第二天晚上那群朋友也叫刘耀文去喝酒,不过他怕宋亚轩又跟着过去,干脆推辞掉了。结果九点半又接到吧台调酒师的微信:"昨天你带走那个是不是你弟弟啊,他今天又过来了,你敢信?他点了杯see you tomorrowo ”

刘耀文头疼死了。这酒完全是买醉人专属,别说喝一杯了,宋亚轩估计喝两口就真明天见了。刘耀文赶紧给调酒师发微信:“你盯着点,别让他喝,我现在就过去。〃

今天又是这样,调酒师给他发了个dd,刘耀文就懂了。不过这次一到酒吧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他,宋亚轩架不住地喝了两杯,脸颊泛着红。

刘耀文确实想不通他为什么那么死心眼,非要跟着自己来这儿,就为了能报答自己帮过他。调酒师知趣地走到一边,留下刘耀文宋亚轩两个人在吧台,刘耀文忍不住伸手贴了一下宋亚轩的脸:“这么热,一点酒都喝不了?”

宋亚轩估计是觉得丢人,小声回答说:“不知道……

以前没喝过。"

“没喝过就不要接别人递给酒啊。”刘耀文说着,忍不住往他若隐若现的锁骨看了一眼,“还穿成这样。”

宋亚轩的脸更红了。“我不是 ”宋亚轩解释着,“我就随便拿了一件,没有“行了,不用跟我解释。”刘耀文收回目光,"走吧,我送你回学校,以后也别过来了。”

宋亚轩欲言又止着,最后还是低着头哦了一声,乖乖地跟在刘耀文后面,出了酒吧,上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

宋亚轩坐在副驾驶,时不时地用余光看着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刘耀文的黑色衬衫,以及他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手。刘耀文感受到这份目光,转头看了宋亚轩一眼,结果见他一紧张打了个哈欠。刘耀文没忍住笑了一下,没再去看他那双因为打哈欠而湿漉漉的眼,取笑说:“刚才喝的有点晕?脸红成那样。回去睡前喝杯牛奶,明天早上没课的话多睡会就补回来了。"

宋亚轩只点头,直到车停在校门口,刘耀文开了车门锁,宋亚轩才面露难色地小声说:“已经过十点半了……今天不是周末,学校门禁,我进不去。”

刘耀文没多想,随口问了一句:“出来的时候没想到可能回不去?”

宋亚轩还是那样有些不好意思的语气:“舍友说可以翻墙回去,但刚才过来我看那个围墙太高了……我怕摔。"

也是,乖乖学生怎么会翻墙呢。刘耀文沉默了一下,发动了车子:“那去我那吧,客房给你睡。”

宋亚轩眼睛一亮,转过头看着刘耀文笑:“真的吗!会不会有点麻烦你?这样的话你都帮了我四次了。"

还不是他自己找的。刘耀文仍然面无表情的:“我说麻烦就不去了吗。”

宋亚轩一抿嘴:“那不行。”

“那还问。”刘耀文说着,转头又看他,"酒吧也不去了,行吗。"

宋亚轩犹犹豫豫的,张开嘴又不想应,直到刘耀文叹了口气说:“我也不去了,你别再自己往那跑,行不行。”

兜兜转转的,到最后却好像是便宜宋亚轩了,毕竟是他先提出喝酒不好不要去酒吧这个建议的。刘耀文给他收拾客房,宋亚轩想帮忙又被支开,毕竟没有让客人亲自上手收拾的道理。刘耀文叫他去冰箱拿盒牛奶,接一碗热水泡一下,睡觉之前喝掉。

脸那么红,不知道的以为喝的不是两杯鸡尾酒,而是两瓶威士忌。刘耀文说什么宋亚轩就听什么,闻言乖乖去冰箱拿牛奶,结果瞟了一眼放着的蔬菜又皱眉:“文哥,你冰箱里的菜再不吃就坏掉啦,放在冷藏也不能一直不吃啊。”

“不经常在家吃饭,放坏了扔掉就行了。”刘耀文从客房走出来,“你今晚要用的洗漱用品放在客房卫生间了,睡衣在床上,我没穿过的。我去洗个澡,你喝了牛奶就早点睡吧。"

可刘耀文洗完澡出来,见宋亚轩还是待在厨房里,身上的半开衬衫没换下来,肩搭倒是随意地挂在旁边的椅背上了。他身上系着那条崭新的围裙,许久没开灶的小锅冒着热腾腾和香气。宋亚轩留下一些略显忙碌的背影,一边择着菜,一边注意着冒着热气的锅,伸手去把油烟机打开。

刘耀文没打扰他,在餐桌边拉开椅子坐下。宋亚轩听到这点动静,转过身对着他浅浅地笑:“做个宵夜,一当报答你总是帮我,二是这么晚折腾了一趟肯定饿了,再就是菜再不吃真的要坏啦,可不能浪费呀。”

说出的话,单纯又理所当然,神情是青涩的认真,眼睛也清清澈澈的。但半开的衬衫没系严,这次是毫无遮拦地露出锁骨和一点点胸口,纯欲之极。

刘耀文无意识吞咽了一下,看着宋亚轩点了点头。不过宋亚轩好像根本没注意,转过去继续忙碌,嘴里小声哼着歌。宋亚轩其实就煮了锅汤面,偏偏盛在碗里端上来的时候,就是那么的勾人食欲。刘耀文心知自己家里没什么食材的,但宋亚轩就是用了面条、青菜、火腿和鸡蛋,做出了一锅并不简单的小面,连光闻闻味道也能感到满足。

那种感觉莫名的温暖,灯光也是暖黄色的,宋亚轩把筷子递给刘耀文时仍然温和而无攻击力地笑着,刘耀文却觉得他在自己心上开了一枪。“放了点蒜末、辣椒面和芝麻,把那瓶生抽打开了,醋也放了点,但你家没有耗油,如果有的话可能会更好吃一点。"宋亚轩说着就坐下,“不过我尝了一下,还是可以勉强入口的。”

那不是勉强,刘耀文吃了一口,感觉整个人都暖透了。宋亚轩见他埋头吃,觉得有点好笑地用筷子戳戳他的碗:“你看起来好像一百年没吃过饭了。”

“没有。”刘耀文终于停下来一会儿,"你做饭挺好吃的,我正好饿了。”

宋亚轩笑起来很好看,更开心一点的时候倒皱巴巴得像小猪包,可爱占了上头,比如现在。刘耀文一抬头看见他笑的傻乎乎,很高兴地说着:“你喜欢就太好啦,明天早上我还给你做!”

像个小朋友,小朋友才会在大人夸了一句的时候开心成这个样子。刘耀文突然觉得心情很好,难得也露出个温和的笑容,顺带调侃地说了一句:“只有明早那一顿吗,你不是说我帮你好多次,怎么这么小气,都还不清的。〃

宋亚轩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脑袋懵懵的没转过来,点点头回应:"那你觉得该怎么办?"

刘耀文试探着提出了一个有点无礼的要求:“经常过来陪我吃饭? ”

“这么简单! ”宋亚轩同意,“成交!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小要求,不可以经常去酒吧,总是喝酒真的很不好的。”

怎么算都划算,帮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忙,套回来一个做饭好吃会关心人的漂亮男孩,这一波简直血赚。

被“算计”的宋亚轩无知无觉,拿出手机跟刘耀文摇摇二维码:“文哥加我微信,要不然之后联系不到你了。”

还自己送上门了。他头像也可爱,是他带着小羊头套的照片,刘耀文顺手点了保存,再一看他的微信名字,再次被可爱到说不出话。

芽芽发芽啦

他俩倒不经常聊天,起初约饭还很矜持,刘耀文会斟酌好久,然后问一句:“今天有空吗,晚上陪我吃个饭吧,门锁密码是4399,来得早的话,你自己进来就好,我一下课就回去。"

但总这样说好像也怪怪的,搞得他俩不像约饭,倒是像约那个的。说个时间点和酒店名,干完就散伙的那种感觉。于是之后宋亚轩收到的消息就全是:“宋亚轩,家里的西红柿要坏了,等你来把它做掉。"

或者:“宋亚轩,超市油麦菜打折,我顺手买了豆豉鱼罐头,你会做豆豉鱼炒油麦菜吗?”

但明明,西红柿并没有要坏,其他说要坏掉的蔬菜甚至还带着新鲜的水珠。油麦菜一看就没打折,刘耀文估计被坑了,买的死贵。宋亚轩看到就了然,低头给正在卧室想方设法找借口解释的刘耀文发消息:“好傲娇啊,文哥。”

刘耀文没动静,宋亚轩就悄悄打开主卧门,探出个脑袋:“想跟我吃饭就直说好啦,不用找借口的。”

但刘耀文此刻倒不是想找和他吃饭的借口。他有点想找找留他住一晚的借口。像第一次和前两天的晚上,因为学校门禁时间过了没能回去,留下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刘耀文打开房间门就看到他穿着自己的白色睡衣待在厨房,在案板上把食材码得整整齐齐。

然后转过头乖乖地对刘耀文说:“文哥早上好。〃

会让人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摸摸他柔软的头发。于是刘耀文抬起头问他:“亚轩,今晚大学城的电影院上新电影,一起去吗。”

刘耀文没约过人看电影,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约过人。但现在他确实明白为什么情侣约会都喜欢去电影院,倒不是说能在黑暗里做些什么,只是看宋亚轩比看电影有趣太多了。电影是喜剧片,宋亚轩看的很认真,荧幕的光在他脸上明明灭灭。他往嘴里放了个爆米花,结果被情节吸引,忘记吃了,于是就那样在唇齿间咬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电影。

然后被电影逗笑,爆米花跟着掉到地上,这才后知后觉地低头去看:“哎呀,掉了。”

刘耀文说没事,叫他继续看,自己弯腰去把掉了的爆米花捡起来,丢进手边的垃圾袋里。结果刚起来就被宋亚轩惊讶地碰碰,他偷偷指指前面的一对小情侣,小声对刘耀文说:“他们竟然在这里亲亲!"

刘耀文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前面一对年轻情侣正隔着扶手,黏腻又若无旁人地接着吻。

再看回宋亚轩,他单纯得像小羊,如果这里灯光不暗,一定能看清他如同那晚喝过酒一样,脸颊透出红色,可爱而无害。

刘耀文看着他,突然有点没办法地叹了口气。好像没法面对他不动心。于是刘耀文也向他凑近,在电影里嘈杂的对话和周围大笑的人声中, 很认真地问他: “你呢,你想不想亲亲?”

宋亚轩懵着,但他又很难对刘耀文说出拒绝的话,他有点不知道说话了,只知道闭上眼睛。接吻都是闭着眼睛,宋亚轩知道。然后他感受到刘耀文靠过来,带着那天穿了半天的外套那样的好闻气息, 最后唇上贴上了温温热热的东西。

刘耀文不想欺负他,原本想轻轻亲一下就作罢,结果再贴上去后的一小会儿,宋亚轩张开了嘴。猝不及防地和更热更软的东西触碰,然后彻底失了控。

回到家宋亚轩还红着脸不说话,刘耀文叫他去换衣服洗澡,学校门禁了,今晚在他这儿睡。结果过了会宋亚轩别别扭扭地敲开主卧的门:“你怎么换了一套黑色的窗帘啊,看起来好吓人。”

是换了,之前那一套挂了太久,客房又不常住人,落了很多灰,刘耀文想让宋亚轩住的房间干干净净的。

可谁知道他反而不习惯了。刘耀文看着自己送上门的小羊,故作沉思地提问:“那你……跟我睡?之前那套窗帘洗了还没干,再说这么晚了也不方便换。"

宋亚轩惯是单纯没心思的,刘耀文想。瞧着他点头,刘耀文自己都在心里叹气,又把自己送进狼窝里了。他俩挨得不算近,过了会儿宋亚轩转过身来扒拉了一下刘耀文,愁眉苦脸地说:“但是……你今天为什么要亲我啊。”

终于反应过来了。刘耀文没回答,反问道:“你猜猜为什么?〃

可谁知道,宋亚轩反而一语中的了,他说:“可是只有情侣才会那样接吻……难道你想和我谈恋爱吗?”

刘耀文没再顾左右而言他,黑暗里,他看着宋亚轩,回答了是。“是。〃刘耀文说,“我想和你谈恋爱,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宋亚轩。"

宋亚轩没说话,氛围忽而有些沉默了,刘耀文怕吓到他,刚想说些什么来放松气氛,结果宋亚轩突然来了一句:“如果我说可以,你能再亲亲我吗?有点酥酥麻麻的,有点喜欢。"

但你要知道,只有和喜欢的人接吻才会酥酥麻麻。刘耀文笑起来,伸手抱住他:“好的,男朋友。”

刘耀文偶尔也会想,没遇见宋亚轩之前的日子里他都在干嘛来着?

好像确实只是上课打篮球,晚上跟着那群人去泡泡吧。不过其实他自己也不太喜欢去,但不去的话一个人在家又很无聊。以至于让别人都以为他就是个把酒吧当自己家的富二代花花公子。

但现在不太一样,宋亚轩退了学校那边的宿舍,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上午没课就一觉睡到十点半,有课就宋亚轩做早饭刘耀文打下手,然后开车去学校上课。虽然两个人没在一个专业,但下课总会有一个人在另一个人教室门口等着。

不过刘耀文等着就是等着,无视那群咔嚓咔嚓对着他拍的女孩子,面无表情地等宋亚轩出来,和他牵着手离开教学楼。但宋亚轩等他的时候就不乖,弯腰扒着窗台偷看刘耀文,只露出眼睛和可爱的发顶。被刘耀文发现还要给他飞个吻,用口型喊:“文哥!”

他们会经常一起出去玩,刘耀文开车,宋亚轩坐副驾驶,车载音响连宋亚轩的蓝牙,两个人一边出发一边唱歌。刘耀文没有看起来那样冷酷,其实他可爱得像大狗狗,偶尔也很坏。比如哄宋亚轩去鬼屋,听着宋亚轩吓得大叫,然后大声嘲笑他,最终还是很温柔地把他抱进怀里去,让他不要怕。

也去坐过旋转木马,打卡亲亲烤肉店,做着寻常情侣都会喜欢做的事。或者一起去打夜球,联手把其他人打到戒球瘾。偶尔也会去电玩城打打游戏,这些东西好像天生就对男孩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吸引力,不过宋亚轩很菜,要刘耀文让着才能玩得开心。

还有现在,无所事事的周六下午,两个人开着电视窝在沙发里,刘耀文以前的朋友发语音逼问他为什么一个多月都不去酒吧,是不是谈恋爱了。宋亚轩凑过来脑袋,头发软软地贴着刘耀文脸颊,瞧着他回了一个嗯,对面的朋友炸了。然后两个人一起看着他怒发了十几条,大概内容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是不是兄弟了,怎么不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这种话。然后又说:“今天老三生日,在angers,就算你忙着谈恋爱,也得过来露个面吧。"

不过刘耀文都听宋亚轩的,宋亚轩愿意去刘耀文才同意,安抚着说:"没事,不用你和他们打交道,到时候你就去和他们见一面,然后在旁边等等我,客套两句咱们就走。"

宋亚轩点头:“为什么我在旁边等?"

刘耀文反问:“他们叫你喝酒你能喝吗?”

宋亚轩哦了一声:“不能。”

但不能喝也要有排面!宋亚轩翻了翻衣柜,找出了一件酒红色挂黑色chocker,手肘处还有破洞的全扣衬衫,外面搭一件刘耀文的黑色外套,不说他能不能喝,一进酒吧就像老手,他坐旁边肯定没人劝酒。刘耀文看得眼睛快直了,宋亚轩黑色红色间的皮肤白的晃眼,他感觉自己不太好了,马上咳了一声偏开视线:“你哪来的这种衣服。"

宋亚轩却好像无知无觉的:"以前艺术节演出买的,但太夸张了不敢穿,最后还是穿着白衬衫上的。”

刘耀文嗯了一声,咬着后槽牙忍着想把他按在墙上亲吻的冲动,那股火冲上来,憋的刘耀文声音都发哑。他看了眼表,把外套披在宋亚轩身上,咳了一声清嗓才说:“挺好的,别人让你喝酒,往我身后躲就行了。"

宋亚轩这样穿实在唬人,坐在车上还乖乖巧巧的,手指在膝盖上给自己打着拍子小声唱歌。一下车瞬间气质不一样了,刘耀文锁好车,见他有些懒散地在车门靠着,冷着脸低头看手机,刘耀文都忍不住想叫他轩哥。

直到刘耀文碰碰他说走了,宋亚轩抬起头笑着说好,那种小羊一样的可爰感觉才重新回到他身上。刘耀文也笑起来,点头说很好:"你这样坐在那里,没人敢让你喝酒。"

于是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门,气质是截然不同的冷漠,前者锐利,后者慵懒,但大约是同一色的不好惹。花花公子们避而让之,大胆的姑娘却跃跃欲试,最终被刘耀文一个眼神扫开,两人一起走向深处的卡座。

今天来的人多,那一群男男女女的声音过于热闹,他们老远看见刘耀文和宋亚轩,吹着口哨起哄来向这边招手。刘耀文皱了下眉,碰巧宋亚轩就在这时扯扯他的袖子:"要不我现在就去旁边等你吧。”

来的人多而杂,刘耀文也正有此意,于是点头指指吧台那边的调酒师:“你还去他那里,我跟他说过了,有人找你喝酒,他会帮你挡着。”说完又小声安抚着,“等我一小会就好,最多最多十分钟。”

宋亚轩笑得倒甜:“放心啦文哥,我又不是小孩,有事我叫你。”

刘耀文点头,冷酷的大狗勾也是狗勾,他点点自己的脸:"亲亲。"

好幼稚,但宋亚轩凑过去给他亲亲,刘耀文立刻肉眼可见地开心起来。但热恋的小情侣大多都这样,分开十分钟也要抓紧时间腻歪。刘耀文这才收回笑意,从大狗勾变成冷酷的文哥,端着冷漠走向那群金迷纸醉的人。宋亚轩则走向吧台,不过他并不紧张,不像之前那样坐立难安,反而他很随意,往调酒师跟前一坐,调酒师就笑着跟他打招呼:"来了?"

宋亚轩嗯了一声,拿过来酒单看着,调酒师就继续笑着说:“好久没来了。"

宋亚轩也抿着嘴笑:"我从良了。"

调酒师点头,抬眼看了下刘耀文的方向:“终于追到了?"

宋亚轩听到这儿才真正笑起来,有一点得意,但语气里的满足藏也藏不住:”是啊,终于追到啦。”

"真那么喜欢?"调酒师调侃他,"前几次见你那样子,离不开似的。"

“哎呀。”宋亚轩故作很为难地说,"那一见钟情也没有办法,本来那天我差点就自己动手了,突然他就冷着脸过来帮我解围,还把我送到宿舍楼下,换谁谁不迷糊啊。"

说到刘耀文,宋亚轩的话就很多:"而且他好善良,我本来打算忙完那个交流会就想办法追他,结果去开会那天又碰到他,我外套脏了,他把他的给我穿,我当时真的要喜欢死他了。”

调酒师低头笑着,随手调了杯看起来像果汁的鸡尾酒推给宋亚轩:“当解馋吧,知道你好久没喝了。一一怎么不过去跟他们坐?"

宋亚轩回头看刘耀文,正好他也往这边望,于是宋亚轩指指酒杯,用口型对刘耀文说:“果汁!”

刘耀文这才放心,点点头表示可以。宋亚轩转过头:“那边有熟人。”

“护好你的马甲。”调酒师笑着说,别让他知道你能喝倒一群。

“没事。”宋亚轩说, “我喝酒上脸, 看不出来像没喝醉。

调酒师还是挺感叹:〃认识你也好几年了,你都脱单了,我这大好的职位条件还是打光棍。小宋老师,追人经验分享一下?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用上了。”

“我之前又没谈过恋爱。"宋亚轩把那杯酒一饮而尽,“不会追人的话,就让对方追你不就好了?”

刘耀文碰巧在这时起身,调酒师微微点了下头,宋亚轩马上就转过身,笑起来的弧度没有一丝作伪,小跑了两步向刘耀文迎去。“好啦?”宋亚轩问着,又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皱着眉埋怨他,"我尝到味儿了,你又喝酒。”

“小狗鼻子怎么这么灵!”刘耀文惊讶,"我就喝了一点点,没有下次了,这次是最后一次。"

宋亚轩哼哼了一声,问道:"回家?"

“回家。”刘耀文说,“路上经过那个日料店,给你买鹅肝寿司,你不是说想吃了吗。”

宋亚轩这样才满意,松开手站在刘耀文旁边,向调酒师礼貌地点头,刘耀文也向他打过招呼:“麻烦你了,下次有空再聚。

调酒师也点头,向刘耀文笑笑:"我也没什么好表示的,下次文哥和男朋友过来,请二位喝我们这儿新上的酒。"

于是两个人就一同离开,宋亚轩朝刘耀文说着什么,把他逗笑,然后低着头在宋亚轩耳边讲了句话,把宋亚轩羞得捂住脸,啊了一声挥着拳头要锤他。

不过最终牵住手,一起离开了酒店的大门。隐约还能见到刘耀文给他开了车门,两个人又忍不住,刘耀文弯下腰和坐在副驾的宋亚轩接吻。最高级的猎手,往往是以猎物的姿态出现在目标眼前的。这句话,成功猎取男朋友的小宋老师亲测有效。

作者: 落淮姑娘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2-2-5 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