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耀文,宋亚轩

宋亚轩站在贴满整面墙的镜子前,用毛巾擦拭着因为练舞而沁出的一层薄汗。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瞬间,他突然觉得墙顶的白光好眩目,他抬头看向那十几盏方片状的LED灯,而后又望着角落里的摄像机出神。

“轩儿。”

“轩儿!”

“亚轩!”

“宋亚轩!”

“哎! ”宋亚轩回过神来。“想啥子嘛? ”刘耀文说了句重庆话,然后走过来捏了捏他的后颈,“下班啦。”这句下班啦是刘耀文贴着他耳朵说的,挠得他耳根痒。宋亚轩看向刘耀文,用食指戳着他的T恤,“痒。”刘耀文佯装没听清,凑近了问:“什么? ”宋亚轩抓着刘耀文白色衣服布料的手突然往下扯,“我说,你靠太近了,痒。”宋亚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的脸几乎贴到一起,眼神交汇五秒后,室内的空气仿佛被加热,是刘耀文先移开了视线。“你别盯着我看。”刘耀文呼出一口气,别过头喝了一口水,吞咽时跳动的喉结被灯光照得发亮。宋亚轩瞥见他垂放在地板上的手握成拳,“受不了。”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小,但是宋亚轩还是听到了。

“哦。”宋亚轩大幅度地点点头,“明天没有外务,我想去玩。”他双腿盘坐在地板上,晃动着身体,样子很可爱。

“你说过,我想去哪,你都可以带我去的。”

刘耀文也坐下来了,说,“那我们要躲私生了,上次也是躲了私生才能带着你跑。”他把水递给宋亚轩,宋亚轩仰头喝了几口。“想去哪? ”刘耀文也盯着他的喉结看,问道。“不知道,我不想待在公司或者别墅里。”刘耀文想了想,说:“热闹的地方肯定是不行了,我们只能去没人的地方。”

“我记得,有个废弃的隧道,你想去看吗? ”

“那里晚上黑吗?我害怕。”

刘耀文张嘴想回答,但突然又顿了几秒,而后他说:“不黑。”

刘耀文跑得很快,宋亚轩在后边跟着他跑。两个人边跑边回头看,他们有一千种甩掉私生的方法,这一种最直接,宋亚轩为了和刘耀文偷跑出来一块玩私下里没少练体能,但还是比不上刘耀文。

“甩掉了甩掉了! ”刘耀文转过头望不见私生的身影,便放慢速度,拉起宋亚轩的手一起跑,扭过头对他说,“再跑远点,我怕他们一会儿追上来。”

宋亚轩突然想起那个夜晚,他们在后山的树林里狂奔,刘耀文也像现在这样把他的手攥得好紧,石阶弯弯绕绕,昏黄的路灯在两个人的身影上流转了千百遍,奔跑的时候风声呼啸,他还能听到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和今天好像。

“没人了。”宋亚轩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喘气,“好累……”刘耀文挨着他身侧坐下,拍拍宋亚轩的背,说,“我们可以休息一会。”

“这里离隧道还有多远? ”

“不算远,我们再走十分钟就到了。”

宋亚轩看向刘耀文,说:“好。”

“天上好多星星。”宋亚轩说。夜晚的凉风吹拂他的脸,亲他的睫毛,草叶和泥土的清香全钻进他鼻子里。宋亚轩突然想起在微博上看到的有关宇宙银河的信息,他说,“我们最后也会变成星星的。”宋亚轩抬头望向黑夜里的繁星,“我们死了以后,尸体会腐烂,经过一百年,两百年……最后变成粒子,粒子飘向宇宙。我们会变成星云的一分子,闪耀在太空中。”

刘耀文看向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你现在也是星星。”

宋亚轩微愣了几秒。他看向刘耀文眼底,手又攥上对方小腹那块的布料,忽地把脑袋往刘耀文的袖口像猫似的蹭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也看向他,说,“可是我不喜欢和你出来看星星还要被人跟着。”宋亚轩的喉头动了一下,“如果这就是成为地球上的星星的代价,我有想过不要。”

刘小狗看着宋亚轩,说“走吧,去隧道。”他站起来,习惯性地拍掉身上的草屑,然后他伸出一只手拉起宋亚轩,也替他轻轻拍了拍。

“刘耀文。”

“嗯? ”

“你骗我,这里好黑。”

隧道周围有几盏昏暗的路灯,使人能勉强看得清隧道的入口,但是再往里,就像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仿佛要把走进去的人都给吃了。

“没骗你,里边有灯的,我们开手电筒进去。”刘耀文抓起宋亚轩的手,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风风火火地就往里走。“别怕哟宋亚轩,跟着我跑你不可能丢的。”

宋亚轩怕鬼屋,怕黑,但他同样也能感受到此时此刻从手心的传来的,刘耀文的温度。于是他迈开步子,往里走。

“这里面有什么?”

“涂鸦,还有花,最里面有很多花。”

越往里走周围越黑,隧道入口的灯光开始闪烁,宋亚轩只能听得到两个人的脚步声,隧道里的回音都是“哒哒哒”。刘耀文突然问他:“你有多怕黑? ”宋亚轩说:“很怕。”

刘耀文想起了在节目里和宋亚轩一起去玩的长藤鬼校。两个人走完那个全程亮灯的鬼屋,宋亚轩就一副快哭了的表情,转身就埋到刘耀文肩窝里。刘耀文笑着对镜头说了一句“切一下”,镜头移开,刘耀文就抱着他,揉他的脑袋,不断地说:“别怕别怕,没事了,我们都出来了。”

刘耀文没告诉宋亚轩,其实他很享受这种感觉。他很享受他喜欢的人被吓得发抖,然后像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躲进他怀里,他的占有欲和征服欲被无限地满足,他喜欢被依赖,尤其对宋亚轩。

走到这里,隧道口的灯光依稀还能看见,于是刘耀文低头,把手电筒关了。他坏笑一声,再一次问:“怕不怕? ”周身霎时的黑暗把宋亚轩吓了一跳,他只能借隧道口的光辨清刘耀文的轮廓。他的肾上腺素飙高,有点儿恼怒又有点儿紧张,那一瞬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地跳。他深吸一口气,说,“你又想玩我是不是? ”

“黑暗和镜头,你更怕哪一个? ”刘耀文攥紧他的手,问他。宋亚轩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错,这儿很黑,没有光亮,同样的,也没有镜头,没有闪光灯,更没有私生。宋亚轩想起练习室顶上的那十几盏闪耀的LED灯,想起每一次离开公司,每一次离开任何一个活动会场的时候,萦绕在耳边的“咔嚓”声。

他瞟向隧道口的光亮。暗适应后,他能看得清刘耀文的身影,相比灯灭的那一瞬间,他没有那么害怕了。这里并不是隧道深处,他仍能看得到外界的光。刘耀文是故意关掉手电的,宋亚轩猜刘耀文是想逗他,可也怕他害怕。隧道口的光亮就是刘耀文无时无刻都在为宋亚轩留存的一条线,一捧花。

不管是掏出一颗糖逗你开心,还是扭过头和你生气,抑或是异想天开地捉弄你,再怎样喜欢你的每一次蹙眉,每一次哭每一次笑,每一次倾吐心声时无助又依赖的表情,我永远都有底线,我的底线就是你。你的存在就是我的底线。这的确是刘耀文内心的真实写照。

“更怕黑。”宋亚轩回答。他俩都没再往里走。

“宋亚轩。”刘耀文叫他。

“在成为天上的星星之前,你可以做地球上的星星,我们都渴望有更大的舞台,这没什么不好。我们一起做舞台的星星,我做你的星星。”

然后宋亚轩看到一簇火苗,那是打火机的火焰,一根小棍划过,而后变成一束闪着光的小烟花。刘耀文把那根烟花棒递过去,笑着问他,“可以吗? ”

咚咚咚咚。宋亚轩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但这不是因为恐惧。从八岁到十七岁,他突然好想哭,但他忍住了。隧道里被烟花照得很亮。宋亚轩接过那根烟花棒,银花闪烁时放出的沙沙声盖过了他略微急促的呼吸。

“可以。”他说。

光再一次熄灭了。宋亚轩抓着刘耀文的胳膊,他挨他很近,脸贴着脸,鼻尖碰鼻尖,他听得到他的呼吸。“我也想做你的星星。”宋亚轩说,“可以吗? ”

宋亚轩没给他回答的机会,他亲了上去。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一切不过是重复过无数次的心照不宣,但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尤其是在火花印证下的这一次。刘耀文轻拽着宋亚轩的头发吻他,舌头混着津液在口腔里搅,这个吻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缠绵。隧道里很寂静,宋亚轩只能听到他俩亲吻的口水声,他觉得确实有些色情。温热的鼻息互相交融的在一起,按照

惯例,他们接下来该亲别的地方,但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里显然不太合适。宋亚轩匆匆结束了这个狂乱的吻,他用手捧着刘小狗的脸,压低着声音说,“剩下的回去弄。”然后又亲了一口刘小狗的嘴,还轻轻咬了一口他的唇瓣。

走出隧道口,宋亚轩才突然想起来好像忘了什么事,他问刘耀文,“花呢? ”

“什么花? ”刚才的事办到一半被打断,是个人都听得出来刘耀文语气稍稍有点不爽。宋亚轩愣神,猛地才反应过来,“烟花就是花?” “对啊。”刘耀文说。“你又骗我! ”宋亚轩把手做成爪子状去掐他的腰。“不好看?不喜欢? ”刘耀文手插在口袋里一脸笑意地反问他。

“你可是很开心,你还亲了我。”刘耀文说出话来不害躁,还有点得意洋洋的。“你还咬我的嘴,你很开心。”宋亚轩有点脸红,他用手臂揽过刘耀文的肩膀往下压,“行了行了别说了!" “你还说你要……”宋亚轩

一着急把他扑在草地上,两个人又在草地上嬉笑着扭打起来。打着打着刘耀文亲了宋亚轩一口,后者又装模作样把他推开。

“你叫车了没?”宋亚轩问他。

“叫啦。”

他们就那样坐在在草地上等待,天上的星星很亮,晚风有点凉,两个人的身上都是草屑,宋亚轩的头发还被刘耀文弄得乱糟糟的,可是那又怎样?

最在乎他们的不过彼此,这就够了。

原标: 地球上的星星

作者: JK97Heart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2-1-24 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