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坏小孩

早自习的下课铃打了两遍,宋亚轩转了下脖颈,他在讲台上坐了一早上,后背僵硬的像是嵌进去了一块钢板;教室里的哈欠声、衣服摩擦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困倦的难受,早自习的时候就有一部分人撑不住,先躲在课本后面托着腮睡着了。

宋亚轩拿着卷子回到自己位子上,高中生的课桌上都堆着一摞摞的书,稍微躬着身子就会被书本掩盖住;他刚坐在椅子上,同桌就借着书本的掩护,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包子,探过身来问他“轩儿,你昨天的卷子改了吗?”。

肉包子馅料的油腻味骤然夺取鼻子前的空气,宋亚轩略微把头往后仰了仰,油味不那么浓了才准备回答他。

“轩哥还用改吗?轩哥的卷子就是标准答案好吧”他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来,肩膀就被人用手压住;学委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站在宋亚轩身后,宋亚轩听见他的话就闭上了嘴,笑了一下,继续低头理着卷子。

“唉,你说的对,我什么时候能有轩哥的成绩就好了”同桌拿着包子缩回了自己座位上,靠着椅背唉声叹气。

学委看他这样觉得好笑,往前探身说“你叹什么气,我才要叹气;今天数学老师让收作业,一共就收上来24本,一会去办公室准会挨骂”。

肩膀上的压着的手的力度加深,宋亚轩不舒服的动了动,笑着搭话“那你还挺惨”。

“对啊对啊,我都要被骂死了”学委把手收回去“别人的我催一催兴许还能收上来,那位我连话都不敢说,催他交作业还不得劈死我.....”。

教室门被推开,冷风“呼”的灌进来,学委和同桌都看向门口,唯独宋亚轩垂着头。

“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同桌嘟囔着把那口包子吃完,门口走进来的刘耀文穿着校服,拉链规规矩矩的拉着,这样冷的天也没穿外套,手里拿着个篮球,进班还不忘把教室门关上。

看着像一个五讲四美的好学生,其实这人不久前才和高年级打了一架,惊动了校长,最后的处理结果是那几个被揍的妈都不认识的人回家反思,刘耀文第二天完好无损的继续上课。

打架不是什么牛事,打了架被校长逮住还没事的才是真牛逼;刘耀文不怎么和班里的人来往,经常上着上着课人就不见了,老师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校长都管不了的人,老师们也犯不上冒着赔上职业的风险去管教。

女同学倒是很喜欢刘耀文,人长得又高又帅,就是不好接触,你想跟他说话,可是刚对上他看着你的眼神,你就想扭头跑;太冷了,冷冰冰的像看一个死人。

刘耀文的座位在最后面,路过宋亚轩这一排的时候带来了一阵凉风,学委看着他回到自己座位上,才松了口气说“真牛逼,这么冷还敢不穿外套,不过他身上还挺香,想问问他用的什么牌子的洗衣液”。

“你问,你快去问”同桌笑呵呵的说“你看看刘校霸会不会把你当成变态给你一脚”。

上课铃打的猝不及防,喇叭里冒出来的乐声催的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老师捧着教案站在讲台上,多媒体的屏幕缓缓降下,宋亚轩翻开课本,感觉身后有人在盯着他。

他微微侧头,分了点眼神给身后,原本看着他后背的视线落在脸上,宋亚轩抬起眼睫,对上了刘耀文的眼睛。

“晚上见”刘耀文靠在椅背上对他说“宋亚轩,我们晚上见”。

等到下了晚自习已经八点半了,冬天的天黑的早,教室里闹哄哄的,宋亚轩收拾好书包看向窗外,窗户外面黑漆漆的一片,玻璃上反射出开着白炽灯的教室的景象,白炽灯亮的刺眼,在窗户上晕出一个光点。

刘耀文下午就没了影子,宋亚轩看了一眼教室后面那个整整齐齐码着书本的座位,想起上午座位主人说的话,收回眼神,转头的时候冷冷淡淡地说了两个字“混蛋”。

到家的时候家里也像外面一样,一片漆黑;宋亚轩把钥匙放在鞋柜上,手摸索着墙上的开关;他有夜盲症,晚上看不见东西,只能凭着感觉,把手覆在绘着花纹的墙纸上,一点点的,去探索那块四方的开关。

指间刚碰上一点金属的冰凉,手腕就被人抓住,紧接着整个人被按在门上;宋亚轩穿着的白色棉服被拉开,拉链发出的哀鸣让他打了个激灵。

“刘耀文?你回来了?”。

没人回答,身上的长袖被掀开,宋亚轩抬起腿想踹人,却被人一把捞住大腿,箍在臂弯;腰腹接触到冰凉的空气,刘耀文捏着衣服下摆跟他说“咬着”。

宋亚轩瞪着他不张嘴,用另一只没被禁锢的腿去踹;刘耀文把臂弯的腿一拽,宋亚轩站不住的往前扑,直接扑到了他怀里。

“老实点,一条腿还想着蹦哒”。

查阅全文

作者: 文明时代

分类: 叙事散文

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Pubdate: 2022-4-21 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