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泽宇苟明睿cp

组织让他们做假戏使敌方松懈,但是下禁令不许他们假戏真做。因为那样随时可以舍弃的虚假的软肋会真实地横在心口处,反倒是送给敌方趁虚而入的机会。

于泽宇做完最后一个任务换下了带血的特制服,苟明睿坐在驾驶坐上一言不发地踩着油门打方向盘。把任务结果用通讯仪汇报给组织后他俩也再没讲过话。车里的气压低至极点,于泽宇抬眼瞟了瞟后视镜,看着苟明睿紧皱的眉头也不再凑过去轻柔抚平。他不打算先开口打破沉默.最好苟明睿也是这么想,能让他俩的合作关系较为平和地破裂。

那套住宅里东西其实有点多,毕竟他们按照上级的命令离开组织本部在这里一起生活了将近一年半,碍于身份又不能点外卖或者请家政.于是于泽宇和苟明睿多多少少都掌握了一些生活技巧,家里的生活气息对于两个男孩子来说也算浓烈。

不过于泽宇没打算带什么东西,除了一些必要的衣服。他一年半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个小行李箱,现在走的时候也只打算按原样带回去。不过分量一样应该可以实现,衣物却几乎全然换了新的。带来的那些衣服不知道在冬夏换季的时候被苟明睿叠到哪个袋子哪个柜子里去了,他也不想去看苟明睿精心整理的一袋袋贴了便利贴的衣物袋,只是把最近几天穿过的要穿的能穿的一股脑塞进箱子里,塞完了才想起来这些衣服很多都是和苟明睿一起、以情侣的名义名正言顺地买的情侣装。

于泽宇有些懊恼.还在考虑要不要浪费点时间好好找一找没那么多回忆意义的衣服,转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杳拉着脑袋坐在床边的苟明睿。

他心里一跳,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感涌上心头,刺得他鼻头一酸。可他知道今天必须做出了结,咬咬牙,抬脚打算绕过去。

“苟明睿! ”

刚要动作便被那人狠狠拉进怀里,惯性使他俩一起摔在柔软的kingsize床上,于泽宇这个姿势不太好发力,失重的那一瞬间他看到苟明睿晶莹湿润的眼睛,情感战胜了理智,他错过了最佳逃离机会。

比他小一年的男朋友立马翻过身把他压到身下,膝盖分开他的双腿,捏住他的下巴恶狠狠亲了上去。或许不能称之为“亲吻”,是疾风骤雨的啃咬和舔舐,是极度不安、急需被满足的依恋不舍之情。

他的衣服被苟明睿强硬地扯开,扣子砸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与唇齿纠缠的淫靡裹挟一体。温热的手不再像之前一样极致暧昧地从上至下细致抚摸,而是精准地掐住了于泽宇细窄敏感的腰,带着强烈的暗示意味捏得他抑制不住地喘息。

皮带也被人用单手解开,肌肤接触到冷空气惹得他一个战栗。身体明明已经准备着被那人进入填满,腰上和嘴唇也被凌虐得通红酸胀,浑身热得起火,他却忽地如至冰窟,神智清晰起来。

“苟明睿,你闹够了没有!”

于泽宇全身被情欲泡得发软,使出浑身解数推开身上的人。罪魁祸首被他推到宽厚的毛绒地毯上,抬起头眼眶通红地看着他。

于泽宇只看了一眼便心脏疼得要活活窒息,索性偏过头不去看他,扯了件宽大的外衣披上后双手颤抖地扣上扣子。他自暴自弃地关上行李箱,拉起箱杆向门外走。

“我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呢?”

忽地,苟明春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于泽宇停住脚步,带着某种隐秘的、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希冀,轻声问什么? ”

随后他被人从身后轻柔抱住。苟明睿偏头能直接亲到于泽宇冷白柔嫩的侧脸,事实上他确实想这么做,却硬生生克制了自己,就着简简单单抱住眼前人的姿势,说:“相信我,我可以保证我们安全脱离组织,然后一起隐姓埋名,过平常恋人的生活。”

他知道怎么拿捏于泽宇的动心点,也知道于泽宇早就想脱离这个冰冷无情的组织。苟明睿从真真正正喜欢上于泽宇开始就策划着如何带着他远走高飞,这计划在他心里反反复复推敲模拟,几百个日夜他都在想着如何让计划达到最精妙、如何完美保障他们的安全。退路也有很多条,不过苟明睿不打算用。至少也要让于泽宇真正逃出去。

脱离组织的目的确实让于泽宇心动。可那句“过平常恋人般的生活”让他的心脏墓无征兆地开始狂跳。或许可以说.比起脱离组织.与苟明睿永永远远正常生活在一起更让他期待。

而且,他怎么可能不相信苟明睿,他的小男友能说出这样的承诺必然是已经做足了充分的准备,他完全不必怀疑苟明睿缜密理性的思维。

于泽宇侧头低声问他:“家里的监控呢?”

苟明睿知道自己已经说动于泽宇,狠狠咬住了唇才没让自己哽咽出声。他将人抱得更紧了一些:"已经全部换掉了,经过我这几年的计算和逐步渗透,没问题的。能坚持到到我们完全逃离到组织视野之外。”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动身? ”于泽宇低头奉上苟明睿环在他腰上的手。

“明天早上的飞机。苟明吞下意识回答,突然愣了一下慌忙解释:“当时是怕你做任务太累需要休息才......”

于泽宇没再说话,拉开苟明客的手转过身身体力行地吻上了他的唇。他现在意识很清醒,很清醒地知道苟明睿需要他的回应和他的爱,也知道自己需要被苟明睿爱着。

阅读全文

作者: 玟玟白baekhaelix

分类: 叙事散文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Pubdate: 2022-6-11 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