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于泽宇曾经是苟明睿隔壁家的小孩儿,各种意义上的。高中开学的第一时间苟明睿就看到了推开门的于泽宇,在人群中交谈的时候脸上灿烂的笑容在一瞬间僵硬了一下,好在没有人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于泽宇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也没想到苟明睿跟那几个人讲完话无比自然的拎着书包就坐到了自己旁边。”嘿!好久不见啊!”苟明睿眼睛弯弯的,就像好几年前那样充满活力。

”嗯,好久不见。” 于泽宇其实没想到他会主动过来打招呼,虽然他们很早就认识了,但真要说起来,其实也有快两年没联系了。

他们小吋候,既是邻居,也是玩伴,就算是跟对方的父母比较,对对方的了解也是只多不少,直到初一的下学期,他只知道苟明睿家里经历了一些变故,然后从那一片搬出去了。他们从小就黏在一起,看过对方路都走不利索的样子,一起揪过小女孩儿的辫子,一起放过风筝,相互打着掩护,为了刺激逃课去网吧,又在人家网吧门口杵着不敢进,最后只能两个人到江边吹风撸串……

小时候他喜欢叫苟明睿”苟苟”,他觉得这名字听起来跟那个小孩儿一样可爱,仗着自己比他大几个月,还经常搂着他的脖子非让他叫自己一声哥。

虽然后来搬走了,但是都21世纪了,真的想联系的话,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于泽宇觉得距离并不是让他们的感情变淡的原因,但是事实就是自从苟明睿搬走以后,一次都没有找过他,连电话联系,也只是在他搬走之后的第二个月有过一次,唯一的一次。

应该没聊上几句话吧,毕竟他现在甚至都回忆不起任何的细节。听说忘记一个入,最先遗忘的就是他的声音,于泽宇一想,确实当时的声音都只剩下了一个模模糊瑚的影子。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本来就处于变声期,今天见到的笱明睿,好像要把他心里剩下的那个影子都打翻了。”怎么了今天?跟不认识我一样。”于泽宇喜欢拿太阳去比喻苟明睿,今天跟自己讲两句话,嘴角咧的他能把牙都看的清清楚楚,穿着校服坐在旁边,都能让人感觉到他的灿烂。

”没有啊,就是没想到你会坐这儿。””不坐这儿我坐哪儿?跟哥最熟了啊。”刚刚还被别人围着的苟明睿这会儿书包一放就抱上了他的胳膊,时隔了两年多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让他有些一下没反应过来。他自己也不是不擅长跟别人打交道的人,但是跟苟明睿比起来,用”内向”形容他都不为过。”怎么了哥?我就走了两年你就有别的小可爱了?给女朋友留了位置呢?”苟明睿嬉皮笑脸的往他身上蹭。

”哪儿来的女朋友哪儿来的女朋友,”于泽宇推开对面的入凑上来的脑袋,”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改,在学校呢。””学校怎么了?这两年你变得好无趣哦baby”无趣吗?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儿。在他不算太长的十几年的生活中,苟明睿就是最有趣的一部分,是他单调生活里的光芒吧,他记忆力所有最放肆的笑声,都是跟这个人联系在一起的,苟明睿突然的离开,就好像把最单纯的”快乐”这种情绪,直接从他的生活里抽走了,他怎么才能变得有趣呢?

可能更多的还是因为家庭环境吧,虽然也不会有人去强制他达到一个什么位置,但是从小的氛围似乎压迫着,好像有的事情,只要做不到完美,自己心里的疙瘩就会一直过不去。他是在很多钱里长大的小孩儿,伴随着这些物质的,是最初父亲对母亲无休止的辱骂,他看到的在楼下背着自己跟母亲接吻的陌生男人,彼打碎的瓷碗和父亲身上不同的、不停更换的香水味。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不停的学习,不停的进步,用别人的掌声来证明自己活着。

好像一直以来,苟明睿是那个让他喘息的节点,如果生活里没了苟明睿,他好像只能做个不停的旋转的陀螺,让自己再努力一点,再进步一点,才能把自己家里七七八八的事情从脑子里赶出去。”对啊,就是这么无趣。”于泽宇从书包里把要用的东西收拾出来,一转头看到了站在班门口的班主任,偷偷拍了拍苟明睿的膝盖,示意他安静点。

”怎么了嘛…”苟明睿明明看到老师进来了,还故意在课桌下扣住于泽宇的手,”我们泽宇胆子好小哦,又没讲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明明是吋隔两年的第一次见面,这人却熟练的在课桌的遮掩下挠他的手心,这是事情正常的进展方向吗?

作者: Amour

使用许可: 作品共享使用许可4.0

Update: 2021-12-29 21:16